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哲学”究竟是什么?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崇拜西方哲学,但是由于根本的文化传统不同,实际上对究竟什么是哲学,以及这个哲学在西方,或者说在欧洲的文化历史中的发生轨迹十分陌生,因此很多时候会产生比雾里看花还要严重的事情——或者瞎子摸象式的以偏代全,或者干脆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昏话。
哲学是什么?首先要明确地说,我说的不是中文的“哲学“,而是philosophy
因为语言是一种思想方法,是不能够百分之百的直接对译的。懂得一点西文的,尤其是做过翻译工作的人都会深有体会,不仅一个句子,很多时候甚至就是名词都难以直接对译,如中文的气功、阴阳、风水,在西文里都只能够直接用原来中文读音,因为实在是无法翻译。这在“哲学”这个单词也是如此。
Philosophy在西文中有着特殊的指谓。它指的是发生于希腊的那门在二元论基础上的探究问题的学问及方法。我们姑且按照约定俗成的中文说法,称它为“哲学”。但是却必须知道并且强调,这个指谓有着中国人对于这两个字的感觉和想象力以外的指谓。
发生于希腊的哲学,简而言之就是对于知识问题的探究,这个探究既包括知识论问题,也包括对于人类认识到的知识的性质,以及自己所使用的方法,人类认识界限的探究。因此,它才能够导致,并且成为文艺复兴的基础,启蒙的思想基础。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现代自由主义及经验学说的基础。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后基督教社会论”:解析极权主义与当代历史的钥匙

“‘后基督教社会论’是我在百年来极权主义研究专家们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的一个新的观察视角。它不再使用孟德斯鸠、卢梭对于国家及社会发展问题的理解框架。我的这个描述框架的优点是,它一下子让对当代历史及文化社会问题的分析及定位简单明确了很多。为了让对这些历史和社会问题感兴趣的非研究者更为简明地了解把握这个思想,我把它简略归结为‘一二三六九’,即一个理论:后基督教社会论;两个概念:意识形态与极权主义;三个发生条件,六个基本特征,九个历史时期。”
                                                                                                          ——引自笔者致友人



百年历史、不同国家、地区中发生的复杂的共产党、极权主义问题困扰着现代世界。混乱、充满纷争及排他的现代西方,不仅持续威胁着人类,甚至它强大的物质能力已经威胁着地球这个自然体。
究竟如何理解这一百年来的历史,如何在可说是阴霾,亦可说是险风恶浪中洞穿这二百年历史所独特具有的特点,从而找到可能突破它、摆脱它的方法?“后基督教社会论”向您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思考角度。
后基督教社会论是建立在百年来前人对于这一段历史的广泛研究的基础上,即百年来对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的推进了一步的看法。这个研究可以简单地概括之为一二三六九,即一个理论,或者说一把钥匙、两个概念、三项条件、六种特征、九个阶段。
这个理论,也就是这把钥匙是“后基督教社会论”。“后基督教社会论”是建立在对于近代欧洲历史的研究解释上。它认为,大约三百年前开始发生于近代欧洲的政教分离,宗教退出去后,留下一个基督教的社会和文化思想框架。由于人们对于这个框架一直是不加分析、批判地完全接受,因此它使得后基督教社会延续了二百多年,并且再次重复发生了中世纪前基督教社会中曾经存在的问题和灾难。由于近代技术,这些灾难甚至远过于中世纪前人类所经历的灾难。
这个论点涉及到对于国家和社会,或者说人类历史发展的一种新的理解,即国家不是如二百年前所谓启蒙学者所说的,是社会契约论所说的社会发展产物,而是相应于一种文化,一种对于人的存在,人和自然的关系的形而上学前提下的相应的社会存在规范。所有这个社会中发生的事物及其规范,以及其后这个规范的发展变化,都和这个形而上学前提有关。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

书屋摄影并自题打油

自按:
家有相机数十台,却无闲暇作远游,且把书窗做镜头,摘取天地前后楼。

之一
窗去六合有神衢,兴来九州起波澜;写人写意难写情,知春知秋不知天。

之二:答友人
隔天隔地歌人生,唱迎唱和畅心声;早岁立意去古今,老來成文后世惊。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写作“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后记 —下


4.1在写作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布拉赫在德国历史学领域里程碑、分水岭式的贡献是我不曾料到的第一个收获。然而就在与此同时,伴随这个收获的就是另外一个不曾预料到的、对我来说更有着直接意义的收获。
对布拉赫学术思想的探究让我发现,他在德国知识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及艰难经历。这个经历及教训,对于我来说是竟然可说是楷模性的,而他的典范甚至可以说立刻就成为我的生命,我的学术及思想追求的又一力量来源。
在我这前半生中,在思想领域,如果不算七十年代初期进入经验主义思想时对于罗素等人的关注和追随,只说在当代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想历程,我前后持续专注、阅读过几位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其中包括卡尔•波普、阿尔伯特、阿隆、达伦道夫、布拉赫和迈尔。我几乎收有上述几个人的绝大多数的著述以及一些研究他们的重要的书籍和论文。而在这一思想上的学习及研究中,我居然发现在人生的经历上,他们每个人都让我发现很多熟悉的东西。其中波普在对于认识论和专制及其思想的联系问题上,以及他和他那一代的西方专断、教条的思想倾向及其代表人物的冲突,阿隆一生中和左派知识分子在马克思主义问题,共产党问题上的分歧和对抗,都让我感到就如同发生在我身旁的事情,非常熟悉。而在他们几十年后诞生的我,不过是在黑暗中亦步亦趋地重现他们的一些思想经历。我常常痛感自己的晚知晚觉,他们对我不仅是思想上的启发、支持,而且在现实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鼓舞。所以九五年我在悼念波普逝世的文章中,甚至曾经逐字逐句地引用了当时报刊对他的描述,“他两目炯炯、身材瘦小,声若洪钟,生前没有留下任何子女。”
我在近年来描述阿隆思想经历的文字中,因为自己的体会也多次着重提到,阿隆一生因为对抗依附于共产党倾向的左派知识分子而在法国知识界遭受到的孤立,以及他在具体的思想问题上对于马克思主义者针针见血的批评。

写作“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后记 —上

笔者按:
“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一文发表在孟浪主编的《致命的列宁》(溯源书社,2017,香港)一书。这篇六万五千字的文章分四个章节,包括五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为什么选择这个题目总结十月革命百年来的历史,即为什么总结这个历史首先要反省改变自己被十月革命所塑造的思想框架,为什么会选择布拉赫教授。第二部分是介绍布拉赫教授是谁。第三部分介绍他的历史研究和极权主义研究。第四部分介绍布拉赫教授为什么把这一百年的历史称为极权主义的百年,对百年历史的描述分析。第五部分作者的心得。在布拉赫教授关于意识形态和极权主义研究基础上,提出我们所说的现代社会是后基督教社会,究竟什么是民主社会的最危险的陷阱。
这是中文世界第一次介绍布拉赫,第一次系统地从历史的角度介绍极权主义问题的发生和演进。笔者认为是了解极权主义思想和历史问题必读的一篇中文文章。由于出版了纸本的书,所以这篇文章短期内不会上网。需要阅读的朋友可以到港台书店及邮购网站购买。此外,您也可以从这篇写作后记了解捕捉这篇文章的一些内容。             2017.5.7


今年三月十三号,是给战后德国社会的政治文化打下深刻烙印的著名学者布拉赫(Karl Dietrich Bracher)教授诞辰九十五周年纪念日。这篇发表在孟浪主编的《致命的列宁》文集中的“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本来是计划为这个纪念日写作的一篇祝寿性的、带有研究性的文字,但是由于这本文集要在三月份上市,所以这篇文章只好提前到去年十月完成。
说来话长,我是从九零年开始极权主义问题研究的,走了二十多年,去年才基本走到这个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