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购格拉姆风《阿巴多唱片集》杂感

今天收到昨天在网上买的一套阿巴多的唱片,德国格拉姆风在阿巴多八十寿辰时推出的四十一张纪念版。
人过六十五,身体在消弱,感情在衰淡,未来在缩减,可脑子却越来越清楚、清醒,因为它不仅积累、容纳的多了,能力强了,而且受到的干扰少了。所以买书还敢,尤其是需要的书,但是买其它的消费品、享用品,却越来越谨慎,越来越不愿意买,因为深切地感到物是身外之在,不是你占有了物,而更多的是物占据了你,压迫着你。
这一套纪念阿巴多八十寿辰的唱片,在二〇一三年出版的时候,就想买,并且为此很少再零散地买阿巴多的唱片。但是由于一三年我正处于人生最凶险、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在咬牙冷对人生的时候,我深感,于我最重要的是思想上要更上一层楼,越过那至为关键的一级,因为这才是能够让我在真正洪水滔天时不被淹没的保障。为此,这致使我一是没有心情、更没有时间去听,二是那七十欧元的价格对我来说竟然是还高,甚至可说是一种奢侈,我只好用,拖一拖应该会便宜,来望着这套唱片。也正为此,此后我经常到网上看这套片子的浮动的价格。我不曾料到的是,这套片子竟然从一三年的七十多欧元,慢慢地在亚马逊网一路飙升到了时下的四百欧元一套。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二十世纪的左派思想、学生运动和德国传统哲学(下)

─六十年代末期费耶阿本德和阿尔伯特的哲学探索
-仲维光 -

一.问题
二.关于费耶阿本德和汉斯·阿尔伯特
三.对于新马克思主义、哈贝马斯,左派的看法;
四.对六八年学生运动;
五.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毛泽东思想;
六.对黑格尔,及德国传统哲学;
七.对波普和科学理论

五.对毛泽东,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

【笔者注】
费耶阿本德由于对社会的反叛,经由学生运动,左派和黑格尔,最后在六八年夏季开始皈依毛泽东及其思想。他浪漫的热情使他认为,毛泽东的论述简单、形象生动,吸引他的尤其是毛最终是一位诗人、一位革命家。但是费耶阿本德对毛的称赞并没有使阿尔伯特困惑,对于阿尔伯特来说,在毛的书中他看到的是大量的陈词滥调。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或许从费耶阿本德的话中可以找到部分答案,“如果要我在真理和自由之间选择,那么我选择自由,让真理见鬼去。”


6874,费耶阿本德:
亲爱的汉斯,附上批评-理性主义者带有部分胎儿观点的幼儿表述。伊姆雷·拉卡托斯使我确信,我不再是一个波普分子,而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剩下的只是,我要使“他”相信“他的”辩证唯物主义。我最好的论文维护了玻尔批评了波普。下一篇将是维护马克思(我正在研究它)反对波普。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二十世纪的左派思想、学生运动和德国传统哲学(中)


─六十年代末期费耶阿本德和阿尔伯特的哲学探索
-仲维光 -

一.问题
二.关于费耶阿本德和汉斯·阿尔伯特
三.对于新马克思主义、哈贝马斯,左派的看法;
四.对六八年学生运动;
五.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毛泽东思想;
六.对黑格尔,及德国传统哲学;
七.对波普和科学理论

三.对新马克思主义,哈贝马斯,左派的看法

【笔者注】从根本上,费耶阿本德和阿尔伯特都对左派、新马克思主义及哈贝马斯持否定态度。对于费耶阿本德来说,只是由于反抗资本主义,或者更进一步说,对人生存在的浪漫反抗,后来引左派为同道。但是,正因为此,费耶阿本德由于反抗现实,而深深地陷入现实的泥坑,最后和左派们的关系,他自己也无法涤清。这可能是一个谁都无法摆脱的背谬,人生悲剧。
在这一组讨论中,费耶阿本德明确地认为,敌人是左派;哈贝马斯缺乏对哲学的理解,他的科学理论是一种极度的混乱;但他又认为,哈贝马斯虽然不是他所要的浪漫主义者,毕竟还能捏造出混乱胡涂的条例。费耶阿本德在信中说,在他的生活中不曾遇到过聪明的左派。
对于阿尔伯特来说,哈贝马斯缺乏对哲学的理解;被黑格尔的黑话弄堕落;是经院神学家,书中有一种令人不能忍受的藏头遮面、装腔作势。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哈贝马斯和左派们的晦涩难以理解,不是由于深奥,而是他们自己就不清楚。在人文科学上,从智力上说很多左派属于弱智。

1967727,阿尔伯特:
马库塞是柏林学生的偶像,你肯定已经听说了。阿多诺和哈贝马斯则已经不受极端主义者的“欢迎”了。对他们来说,马库塞也还是太温和了。然而,他或许会和毛泽东结合在一起,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毛--松,或毛库塞。他的解释可能首先还是来自:在具有暴力─激进─敏感易变的宽容思想方向上的,它并且还稍微带有一些自我同情,社会阴谋理论及更高层面的反思。(反思是他们喜爱的语言之一,它源于法兰克福学派的黑话。只要它和模糊不清的深奥思想结合在一起,它就好象无论怎样都具有更高的理智特色了。)

1

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我看中国与西方当代艺术 ——写在拍摄上世纪初叶的雕像后

几天前天气好,外出散步,并到埃森百年前建筑的犹太教堂补照了几张照片,顺便也拍了两张教堂旁边的雕塑,发到博客。一位网友问我这个雕像的细节,“背景墙上的雕塑,是儿童在哺育被大西洋传说喻为‘海洋精灵’的海豹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为此,我补发了所拍的主雕塑的侧面特写,并且细看了这个粗重的雕塑。这个粗犷的雕塑,对我来说竟然是如此熟悉,因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艺术不过是这类,而由此产生了一点感思:

埃森是个工业城市,处处遗留着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我看中国当代艺术与西方——写在两张雕塑摄影后

几天前天气好,外出散步,并到埃森百年前建筑的犹太教堂补照了几张照片,顺便也拍了两张教堂旁边的雕塑,发到博客。一位网友问我这个雕像的细节,“背景墙上的雕塑,是儿童在哺育被大西洋传说喻为‘海洋精灵’的海豹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为此,我补发了所拍的主雕塑的侧面特写,并且细看了这个粗重的雕塑。这个粗犷的雕塑,对我来说竟然是如此熟悉,因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艺术不过是这类,而由此产生了一点感思: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二十世纪的左派思想、学生运动和德国传统哲学(上)

二十世纪的左派思想、学生运动和德国传统哲学
─六十年代末期费耶阿本德和阿尔伯特的哲学探索
-仲维光 -

一.问题
二.关于费耶阿本德和汉斯·阿尔伯特
三.对于新马克思主义、哈贝马斯,左派的看法;
四.对六八年学生运动;
五.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毛泽东思想;
六.对黑格尔,及德国传统哲学;
七.对波普和科学理论

一.问题

费耶阿本德,在中文世界中享有盛名。但是,他在中文世界的知名度几乎和在西方的非哲学领域中的知名度一样,并不是由于他深谙严格的科学理论探索,却不愿完全接受它的限制,而是由于他的立论能给“非科学”的一切打开存在的大门和理由。在中文世界他又多了一层含义,他成了反抗西方“主流”社会和学术的代表人,成了反西方的代表。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汉斯·阿尔伯特,尽管在德国他是一派哲学的代表人物,但是由于他偏离德国传统,因此在德国的“学术”界和新闻界,在德国的知识分子中始终是边缘人物。由于这层关系,在德国他甚至没有远在美国大学的费耶阿本德那样引起媒体的注视。而在中文世界,本来这位在政治哲学上作出很大贡献的哲学家,这位关于民主制度,极权主义及其文化思想有很多重要著述的哲学家应该有很大影响,但是他却同样没有费耶阿本德那么幸运。在大陆和台湾,几乎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愚人节的响鞭 ——再谈马克思问题

四月一号愚人节,早上起来在脸书上发现居然又有人留言,说还是有犹太人要马克思,并且以法兰克福学派的新马克思主义者阿多诺为例。尽管我不知这是愚我,还是愚他,基于我对于这个倾向的了解,还是回答几句。

1.
我已经说了,不在我自己的脸书上耽误时间,讨论那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问题。因为我不愿意自己在自己的脸上抹上垃圾,然后再浪费时间和精力清理脸上的这些垃圾。就为此,我才在那篇短文的结尾写到:
“朋友,你是灰的,可我已经白发苍苍了!”
但是,居然见了鬼,身在江湖就什么都碰得到,竟然还是有人毫无感觉地上来,说犹太人会馆、犹太人协会不要马克思,还是有犹太人要马克思,并且以法兰克福学派的新马克思主义者阿多诺为例。
我当然知道一定会有这种论调,因为学界中从来就是二把刀骗子、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居多;我当然也知道,学界和社会中一样,捧臭脚的人到处都有。而几十年的经验也更让我深知,我是无法彻底把这类人清理干净,大约世间也不可能把这类人彻底扫到角落。尽管经验历史证明,如果没有这类人,中国的事情,欧洲的事情,世界的事情大约也不会这么坏。我请他们不要再来,不过是想把自己的“脸书”变成,“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