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推荐阅读俄国革命百年反思专辑《致命的利宁》

这应该是毛遂自荐吧,因为这本书刊载了我的一篇最新的长文,“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大约六万五千字。因此在图书上市的时候,我也来推荐一下。
为这本书撰稿完全是基于我与孟浪的友谊交往,而这又几乎可以完全归因于贝岭。
我和这本书的主编孟浪的关系要追索到九十年代初期,要追溯到我们共同的思想和政治“倾向”。此中居间使我们认识的人就是贝岭。具体说来是,从二十多年前贝岭创办《倾向》杂志,到二〇〇一年创立独立中文笔会,他及孟浪就和我建立了紧密的友谊与合作关系。这尤其是那个独立中文笔会。因为《倾向》的创刊我只是在贝岭创刊后作为约稿的对象而认识他们的。而独立中文笔会则是从贝岭有创会想法开始,就来找我和我太太还学文商量。我们立即告诉他,一定要办,办起来就肯定把那个让人们想起来就脸红的、专制的御用机构“中国作家协会”挤出国际笔会,而这就是最大的胜利。此外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就都无所谓了。
其后发展果然如此。但是有所料而又未曾所料的是:这个本来是作家和知识分子的松散的组织,最后由于受到美国的基金会的资助而迅速变成了民运组织、利益团体,并且发生了余王排郭事件。这样的是非问题,我们当然也就为此远离它而去。但是和孟浪和贝岭的友谊及合作一直保持。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犹太人都不要的马克思

去年十一月底,张威廉女士到科隆参加慈善捐款晚会后路过埃森,我们一起去参观了在埃森的德国最具历史的犹太教堂。这个犹太教堂建于一九一六年,毁于三六年希特勒的水晶夜,近年来重新修整,是德国最重要、最具历史性的犹太教堂。里面展示了几乎所有的犹太名人,包括爱因斯坦、弗洛伊德、甚至电影和体育明星,数百人。但是我们寻遍M那一栏,却没有马克思,这让我们非常奇怪。为此我们问管理人员,对方回答说不是遗漏,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连犹太人都觉得在他们的行列,让他们感到难堪的马克思,现在真的是只有送给各国共产党的子孙,特别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不肖后代了。
……
因为居然有人说,马克思好,共产党不好……继而又有人说,共产党好,中国共产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鸡鸣犬吠 吾辈之耻

有不知何为风趣的大陆网人在youtube台湾网友惠赐上传的珍品,周正荣先生的《伍子胥》一剧的留言中自命风雅、粗鄙调侃。其言说:有老戏味儿,在台湾应属一流,在大陆也可称是专业票友级别了。这种不敬及无法掩饰的不知好歹,可谓是听样板戏长大的两代人之典型心态。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在第一次在网上听到周先生的录音的时候,一下子被周先生醇厚的韵味拿住,我在多次听过周先生的演唱之后,不能够自拔。是周先生的演唱让我懂得何为洗耳恭听。也正为此,我无
法容忍听了、看了周先生的录像后的那种恶俗调侃。


周先生的戏不仅是给内行听的,而且是给有修养有教养的人听的;不仅是给有情趣、有境界的人听的,而且更是给用“心血”、“身神”追求艺术、追求生命的人听的。虽阳春白雪难表周先生之高超,纵鹤鸣九皋何显周先生之超世。
周先生的资质在马谭之下,但其深度和高度却可说是决不在余杨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