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进步主义、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

按: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说,“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可他不知道,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声名狼藉,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不是哲学、不是学术,它是曾经存在的那个基督教体系被世俗化运用到人的认识问题上,对知识进行改造的产物。而这就可以让我们看到,它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观念论,一种意识形态、世俗教义,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替代宗教。为此各类马克思主义者,无论他被称为历史学、经济学、哲学,还是自然辩证法专家,都不是知识分子,不是学术工作者,准确说他们不过是世俗教士,“世俗神学”工作者,不过是世俗宗教部队——党军中的一员而已。在这种意义上,这个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的说法,实在是无知、可怜和可笑。

1.“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

友人张威廉女士在媒体上谈了对进步主义的看法,发表后和我切磋,说想进一步听我谈谈对于这个目前在社交媒体上全球流行的“进步主义”的“哲学概念”的看法。对此,首先我觉得她谈的很好,其次从我的专业出发,我告诉她:“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而是一种观念论,即一种意识形态——世俗的思想教义。为此,我以为有必要进一步总体性地描绘出近代思想的发展脉络,以便让大家能够进一步更清楚地定位及认识这几百年的欧洲思想,及其社会文化发展历史,以及进步主义,乃至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等这些观念论,即意识形态的发生、发展,以及在当代世界中的位置。
事实上,“进步”作为一种观念系统的出现的历史并不长。它大约也就只有二百年左右的历史,准确些说,它是欧洲的政教分离后出现的一种世俗观念。
欧洲在文艺复兴后,对于宗教给社会和个人造成的桎梏进行了重新的全面的反省和审查,这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再揭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九月十五号晚上十点,我收到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先生发来的不再延长合同的通知,长舒一口气,从此可以不必投鼠忌器,而能够放手揭露他在担任中文部主任期间所进行的各种破坏活动了。
九月十八号,星期一,我把冯晓明最严重并且白纸黑字无法否认的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伪造新闻发信给台里负责人,要求立即处置这一在西方新闻史上罕见的丑闻。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不知道是因为隔了一道语言及文化,还是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这则伪造新闻,在我针针见血的揭露下竟然持续存在到十月三号。为此,十月三号我把这个丑闻公布于世,希望所有和自由亚洲电台有联系的人,所有有良知的人起来谴责和制止这种行为。但是,更让惊讶的是,这篇揭露的文字发表已经十天,至今这则伪造的新闻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上的网页上,堂而皇之地欺骗公众视听。(附网址:
难道这是在嘲笑这个世界没有道德底线、新闻底线,没有良知?
难道这是在嘲笑被残杀的维吾尔人,被迫害驱逐离开家园的维吾尔人没有尊严和血性?
为此,作为一位汉人,我要告诉维吾尔人朋友,不要继续再把中国大陆发生的民族冲突归结为汉人和维人的民族冲突、文化冲突。一位汉人流亡知识分子在不畏迫害地一直为你们发声、呼吁!
作为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记者,我也要告诉华人世界,在任何这样毫无顾忌伪造和欺骗面前沉默,是每个人的耻辱,作家和记者的耻辱。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横行于中国和世界,就是因为我们在这种卑鄙与无耻面前沉默、软弱太久了、绥靖太久了。
如果这样的明目张胆地为残暴的专制政府服务的,伪装成新闻工作者的人,能够不受惩罚地存在,那就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嘲弄,对我们生活的自由民主社会的嘲弄!从现在开始,我将把冯晓明利用自由社会的平台,为中国政府服务的劣迹全面、彻底地公开出来,一直到把他的问题彻底弄清楚为止!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人生胜负及与林云大师之缘——老来赢球有感

在德国北威州Landsliga的乒乓球州级联赛中打第三台,对于一位将近古稀之年的老翁的困难,我当然是估计到了的。但是尽管是估计到了,从九月份开赛以来,更加之人生中突发的困难,身心都不在竞技体育的较好状态,连输五场,一直没有开胡,还是让我不能够接受。我甚至开始怀疑,在这个级别的赢球的感觉,是否也开始就此远离我而去。山川形胜,已非畴昔……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我可能已经落到只能够打Bezirksliga,地区一级的地步了。然而,昨天赛球,却终于等到了胜利,连输五场后,不仅柳暗花明,而且一下子赢了所有两场单打。这真的是让我在我们队里、俱乐部算是重新挽回些颜面,因为队友们都输了。而由此,也让我再次感到人生的事情其实也是如此:一个人不是能够老赢,可也不会老输,也有赢的一天。
年轻时酷爱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虽然它让我一生深信,人是不应该被外界,以及被自己打垮的,抗争到底,这是生命的真谛。可生活中的人,有血有肉的人有时也不可避免地怀疑自己:奋斗一辈子,靠岸后或许只是那具鱼的残骸,那具鱼的残骸意义何在?
冲过了风浪,重获赢球的感觉,它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在人生的风浪中、海洋中,人的一生并不是以捕捉到何等及多少鱼肉为最高诉求的。不是吗,就在这渔猎的对抗中,人所酿造了、谱写了的是壮丽的人生,留下的是让人心神动荡的精神和生活的旋律。“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古人尚且知道此,何况我辈?如是,也并非只有海明威,不是只有西方文化中如此崇尚这样的奋斗精神。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冯晓明篡改伪造有关七五乌鲁木齐大屠杀采访报道铁证

1. 六二八报道事件经过

二〇〇九年七月五号新疆乌鲁木齐大屠杀惨案发生后,由于案发在边远地区,因此海内外不仅了解真相困难,而且把它和举世皆知的六四大屠杀相提并论对于那些亲中的媒体人来说,都是禁忌。更为严重的是,当时维吾尔人在海外的组织,例如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被中国政府以恐怖组织的嫌疑妖魔化。因此,维吾尔人迫切需要把知道的事实传播出去,让国际社会了解事件真相。然而,国内外维人的处境直到二〇一二年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因此,二〇一二年七月五号纪念日前夕,我决定尽可能地客观报道一些当地维吾尔人组织的活动、以及他们看到的和想到的。为此我采访了流亡荷兰的维人拜合提亚先生,他是荷兰维吾尔族协会的负责人,也是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的副主席,六月二十八号电台播出了这个报道。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六月二十九号清晨拜合提亚打来电话,非常生气地对我说:“你怎么能够制作这样的新闻报道,完全篡改了我的意思,上面都不是我说的,请你立即修改,或者立即撤下这个新闻。不然的话,我在维吾尔人中无法继续生活。”
我大吃一惊,马上追问是怎么回事。他说,“我说的,六月二十六号广东韶关厂内发生汉族和维吾尔族工人殴斗事件,打伤维吾尔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二十多人。你怎么能够给我改成八十人和二人?为了说明七五事件不是我们维人编造,我特别引述了BBC记者的采访,说他的报道中说,一位汉族市民亲眼看到七个维吾尔族人的尸体在地上躺着。你怎么能够改成三个?”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当代新闻史上最无耻卑鄙的一个伪造新闻案例


请大家立即分享并且下载这个网页的文字及声音。这是当代新闻史上最无耻卑鄙的一个伪造新闻案例。
冯晓明居然公然在一个号称宣扬民主自由价值的电台上,伪造删改我发到台里的这个新闻,我将在稍后(明天)提供给您原件,并且具体告诉您,冯晓明究竟大胆到何种地步,无耻到何种地步!他竟然公然利用自由亚洲电台为中国政府掩饰、涂抹,乃至伪造!当初我发到台里的新闻,接收看到的编辑不下十人,而这个网页居然放到这里整整五年零三个月,这是何等的令人恐怖的一个事件!它记录的是整个西方新闻史上最丑陋的一页!如果冯晓明不为此受到惩罚,就是对我们每个人,对我们遵循的自由人权价值,对西方价值的公开的嘲弄与践踏!也是对死在专制屠刀下的维人的灵魂的再次侮辱!
请大家下载复制,我呼吁所有正义的人一起来把冯晓明及这个最无耻的删改伪造的新闻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从一九九六年自由亚洲电台创办开始,我以天溢为笔名,作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谋生糊口,以继续自己的研究。
由于我从根本上不认同共产党,九七年被中国政府吊销护照。九九年后更因为坚决谴责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支持法轮功而成为中国政府在欧洲重点打击的对象。
二〇一〇年初,在德国之声事件发生后,有国内朋友通知我,中国安全部门将会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给你的工作和生计制造困难,当时我将信将疑。两年后,二〇一一年冯晓明升任中文部主任,很快我就注意到异常。在他上任之前,九六年到一一年十五年间,我只有一则新闻,关于台湾驻德国代表处金树基离任的报导,未被采用。但是冯晓明上任一年之内,就封杀了我十余个新闻,这种明显的异常立即引起我的警戒和怀疑。虽然如此,为了生计我还是忍耐下来,而开始收集他异常的案例。
此后五年饱受他各种刁难、侮辱以及经济上的克扣,而我都继续忍耐,并且抓紧每分钟读书、写作。因为一旦冲突爆发,我必须要在这个对抗及为生问题上花费许多精力和时间。我十分清楚它一定会到来,只是希望在这个冲突到来之前,能够让我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到达一个阶段。为此,在这六年中我注意收集了冯晓明采用各种手法,如肆意删改甚至伪造新闻,削弱、隐藏和屏蔽重要新闻报道等的大量实例。
二〇一四年六四期间,冯晓明居然封锁了由于涉及六四而突然被逮捕的圣观法师的海外第一时间的抗议及呼吁声援的报导,我立即到电台的上一级申诉,由于上级主管明确地对他指示,此后他对我的刁难和侮辱有所收敛。但是今年五月份开始,他故伎重演,据说台里来了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周末赋闲

周末赋闲
浮槎西去寻天语
如来谕我向东宇
借得后解正百年
酬勤天道鹏再举
按:本为寻找为何两个当代极权主义出在德国,未料最后天批于我“后基督教社会论”,找到了解析所谓现代社会的坐标系。此说于我虽是近两三年的事情,尚在不断展开之中,但是我相信二十年后中文世界此说必为解析当代东西方社会文化的主要钥匙。因为此说有认识论方法论基础,能容纳过去的思想史理论,对于最近三四百年的思想及社会变化的经验历史的解释更为简单、明确、自洽,并且在讨论当代问题上,小至西方局部问题,大至东西文化社会,都提供了极为明确简单的的坐标系。“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不想去国近三十年,离乡背井取来如此真经,为此周末因感而发。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周末致同域未曾谋面适马相机之友

按:
自二〇〇八年底入适马第一台相机后,深爱适马X3之成像。自此顺序在色味不同的刺激下,前后入手了适马Dp1SD14SD1MSD15SD9SD10相机,只是到了适马新推出的SDQ,由于已经不再是X3,而变成X114三层之后,迟疑徘徊,至今未购。
思前想后,适马X3的发展变迁竟然也如人生,留下的是充满深情的浓厚、谜一样的割不断的梦幻色彩的回忆。从最早入世的SD9起,经一反电子产品的规律,不是后来一款把前者推出世外,弃之如敝履,而是让前一款变得更加让人难以割舍。这个发展过程居然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如此说来的这适马品牌,在工业发展中竟也难得!让一种惆怅,一种割舍不断、去住两留难抉择,留在了相机爱好者的命途中。
能让人产生如此的爱舍的感情,在数码相机的发展中,适马当属独一无二!

有同在德国的一位同胞,海君,用SD14拍照的一组德国狂欢节照片,勾我魂去、令我沉醉,虽未曾谋面,不识其人,却令我引为师友。
观海君之像品,见为人之格调——兰肴兼御,旨酒清醇,是我终生所徘徊耽溺之经典类型。高山流水,想终有一识之缘。不揣粗疏,敢唱打油。

千里风情三色陈,
塞外适马倚北辰,
莫道无暇迎新知,
天下谁人不识君!

适马SD14、SD1m、SD15
适马SD14

适马SD1m
适马SD15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布拉赫极权主义研究的啟示及教訓——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四)

四.布拉赫研究的啟示及教訓

筆者認為,介紹並且研究布拉赫給我們的啟發和教訓應該分成四方面,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是方法論上的啟示;第二是具體的他的歷史和政治學研究及其意義;第三,是他的學術經歷的經驗教訓。最後就是跨越這三方面,在整個對西方、人類歷史的認識中的啟發。對於這四方面的啟發及教訓,筆者在介紹中已經從很多方面進行了展開。因此,在結束這篇文章的時候,筆者希望集中在兩方面,進一步更明確地具體對比、強調布拉赫的研究對中文界特別要強調的啟示及可以汲取的教訓,即布拉赫究竟在方法論中,以及在他的學術思想中告訴了我們一些什麼?

4.1方法論啟示——從布拉赫與德國思想傳統的對抗談起


18世紀的80年代,康德在談到啟蒙究竟是什麼的一篇文章中,明確地談到啟蒙的對象其實就是知識問題及知識分子自己。因為啟蒙是釐清和弄明白,而這就意味著啟蒙要扔掉蒙昧的、束縛、扭曲人們看問題的方法的教條及其教義。為此,康德學術首先做的也是對自己使用的衡量外界的“尺子”的考察,它能夠做什麼,不能夠做什麼。認識論、方法論問題永遠是最重要的問題。
布拉赫在戰後步入德國知識界,他的工作及遭遇再次說明康德的看法。而這就是給我們中國知識界最重要的啟示。為此,如果說布拉赫在戰後的德國首要的就是方法論上的變化,並且他的反對者也深切地感到他的變化,那麼在一個被徹底意識形態化,被真理部再造了的極權主義的中國共產黨社會,如果甚至經歷過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還不曾感到需要方法論上的轉變及啟蒙的需要,那麼對於這類知識人來說,他們對於自己的否定,是不需要筆者再來做出的。然而,正是在這一點上,筆者集半個世紀在中國大陸知識界生活的經驗及遭遇,感到和關注這個領域的人,尤其是青年學生分享布拉赫先生的探究在方法論上的啟發及教訓尤為重要。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自题自拍像

按:25日晚,以自拍来试验相机的一项功能:无限遥控快门控制相机,并且搭配外接闪光灯。不想这张照片居然还算成功,竟然比外人拍摄我的照片不差。为此打油四句和友人共享。

风雨如磐气未销,自将留影认前朝,
东风若拟周郎便,一样潇洒向二乔。


答方圆先生

当年万里赴洮南,三更灯火四更田;
鸡鸣犬吠去五更,早岁那知世事艰。

注:弱冠吉林洮南,每日读书过三更,四更起身下田,田间休息,别人闲聊戏耍,吾自补觉。一连三年,日日如此,开启且注定了此生之落落寡合,也让其后身体元气大伤。思想起来,其实是老天玉成了我,让我这个生性活跃,喜欢热闹的人能耐得寂寞,认真读书思索。故此,回顾半生,虽然偶有左顾右盼于社会活动,但是终未出书本书斋。单此努力奋斗经历,自认当代无出余之右者。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共產黨極權主義的百年興衰歷史——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三)

按语:這篇介紹德國著名的自由主義學者、在極權主義研究問題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歷史而寫的文字,大約六萬五千字。文章已經在孟浪主編的《致命的列寧》一書中發表。這本書在今年三月已經在港臺上市。由於我覺得這篇文字在對於百年來的共產黨問題的揭示和探究上具有相當的重要性,所以現在決定上網。這是這篇文字的第三部分內容。

本文共包括四部分的內容:
.為什麼提出這個問題,為什麼選擇介紹布拉赫教授的研究工作;
.布拉赫教授對於當代德國歷史,民主制崩潰及希特勒攫取政權史的研究,他在德國歷史學領域的貢獻;
.布拉赫教授對於二十世紀及極權主義問題研究及其貢獻,對德國當代社會思想及文化變化的影響;
.我對於這些問題的學習及研究的收穫與問題。

基本目錄如下:
一.問題與方法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共产极权主义的重磅掘墓人 ——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二)


按语:對於曾經孤獨地奮鬥的布拉赫來說,讓他十分滿意的是,1989年蘇東共產黨集團崩潰後,國際社會所產生的對於共產黨極權主義運動和獨裁專制之間的比較研究和反思再次成為人們日常的思考問題。當年那些批評和反對極權主義概念的人,不僅是試圖減少這個概念對於共產黨統治者所造成的揭露和傷害,而且甚至擴展到了基本的方法論問題,但是在1989年後,布拉赫宣導的這個概念在他的晚年獲得了全面的肯定和接受。

這篇介紹德國著名的自由主義學者、在極權主義研究問題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的第二部分。本文共包括四部分的內容:
.為什麼提出這個問題,為什麼選擇介紹布拉赫教授的研究工作;
.布拉赫教授對於當代德國歷史,民主制崩潰及希特勒攫取政權史的研究,他在德國歷史學領域的貢獻;
.布拉赫教授對於二十世紀及極權主義問題研究及其貢獻,對德國當代社會思想及文化變化的影響;
.我對於這些問題的學習及研究的收穫與問題。

基本目錄如下: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一)

按语:這篇介紹德國著名的自由主義學者、在極權主義研究問題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歷史而寫的文字,大約六萬五千字。文章已經在孟浪主編的《致命的列寧》一書中發表。這本書在今年三月已經在港臺上市。由於我覺得這篇文字在對於百年來的共產黨問題的揭示和探究上具有相當的重要性,所以現在決定上網。

本文共包括四部分的內容:
.為什麼提出這個問題,為什麼選擇介紹布拉赫教授的研究工作;
.布拉赫教授對於當代德國歷史,民主制崩潰及希特勒攫取政權史的研究,他在德國歷史學領域的貢獻;
.布拉赫教授對於二十世紀及極權主義問題研究及其貢獻,對德國當代社會思想及文化變化的影響;
.我對於這些問題的學習及研究的收穫與問題。

基本目錄如下:
一.問題與方法
1.百年歷史為中國帶來的問題——禍及中國
2.百年歷史給人類帶來的歷史性問題——禍起歐洲
3.為什麼選擇布拉赫
3.1德國在20世紀的特殊地位
3.2為何選擇政治學、歷史學家卡爾 迪特裡希 布拉赫
3.3布拉赫在德國學界和社會的影響和地位
3.4中文世界對於德國和對布拉赫的瞭解
4.方法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即将上网“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一文按

这篇介绍德国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在极权主义研究问题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历史而写的文字,大约六万五千字。文章已经在孟浪主编的《致命的列宁》一书中发表。这本书在今年三月已经在港台上市。由于我觉得这篇文字在对于百年来的共产党问题的揭示和探究上具有相当的重要性,所以现在决定从下周起陆续上网。如果您觉得此文的材料和思想对于您了解认识一百年来的历史有所助益,您可以购买《致命的列宁》,以作为更进一步的研究探讨的讨论资料。
此文我称它为我起自六九年反叛出共产党社会,九零年后私淑布拉赫教授,前后学艺四十年,最终练就的结束共产党极权主义专制的“九转阴阳绝命枪”。单只是这篇文章中介绍的布拉赫教授的对于二十世纪及共产党专制问题的认识,我认为,就一定会让那些不愿意从根本上摒弃共产党专制的人彻底地从思想领域和知识领域中,从当代民主自由的潮流中出局。
读过此文的人我相信都会清楚地了解到,你无法绕过这一百年的历史,绕过这些经验教训。未来问题固然很多,但是对于极权主义和共产党的彻底否定,却一定已经是定论;共产党是一个无法自身改良,无法走入人间一般正途、在多元社会中正常存在的政党,这也一定是个定论。过去二十八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共产党没有躲过这一百年历史的审判,未来在整个人类史中评价共产党问题就更是如此!

本文共包括四部分的内容:
.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选择介绍布拉赫教授的研究工作;
.布拉赫教授对于当代德国历史,民主制崩溃及希特勒攫取政权史的研究,他在德国历史学领域的贡献;
.布拉赫教授对于二十世纪及极权主义问题研究及其贡献,对德国当代社会思想及文化变化的影响;
.我对于这些问题的学习及研究的收获与问题。


基本目录如下:

一.问题与方法
1.百年历史为中国带来的问题——祸及中国
2.百年历史给人类带来的历史性问题——祸起欧洲
3.为什么选择布拉赫
3.1德国在20世纪的特殊地位
3.2为何选择政治学、历史学家卡尔 迪特里希 布拉赫
3.3布拉赫在德国学界和社会的影响和地位
3.4中文世界对于德国和对布拉赫的了解
4.方法

二.布拉赫及其对极权主义思想及历史的研究
1.布拉赫简历
2.与政治学密切相连的历史研究
3.与历史学密切相连的极权主义研究

三.布拉赫对于百年极权主义世纪的研究
3.1转折时期
①第一个时期:形成时期
②第二个时期:1917年到1923年,具体化时期。
③第三个时期:极权主义的高峰
3.2 极权主义制度发展扩张时期:观念化、族群化国家的扩张战争
④第四个时期:极权主义的征伐与奥威尔、泰尔蒙的反思
3.3 冷战及现代世界中的极权主义威胁:1945年后的经验历史
⑤第五个时期:全球化、西化下的二元化世界
⑥第六个时期:极权主义的变通及扩展
⑦第七个时期:极权主义对世界的腐蚀、渗透及扩张
⑧第八个时期:现代社会恶性肿瘤的扩散
3.4 共产党、法西斯和纳粹的极权主义统治的对比解析
3.5 意识形态问题

四.布拉赫研究的启示及教训
4.1方法论启示——从布拉赫与德国思想传统的对抗谈起
4.2布拉赫的“极权主义的世纪”告诉了我们什么?
4.2.1 极权主义与基督教文化
4.2.2 极权主义世纪与后基督教社会
4.2.3  极权主义世纪、后基督教社会与共产党问题研究

2017.8.14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谈治学及生涯——周末网络答客问

有年轻网友留言曰:
先生,您是个学者型的人,研究具体问题,是您的专长。条条大路通罗马,如您所言,每个具体问题深究下去,就都能深入到形而上领域。可问题也在此,沉浸具体问题过久,沿着细节看问题,就成为一种潜意识,久而久之,就是局限。当日晚辈引述钱穆先生治学的话:“要先有大视野,然后深入具体问题,由此互相补助,互为裨益,可大可小,可宏可微”。之所以引述钱穆先生的话,是因为这些话,先生您更容易接受。实则在晚辈看来,钱穆先生究其根本,仍旧是个专家型的人,只不过他一生用功甚勤,终于触类旁通,成为一位学术上的通才。

维光答曰:
学问的事,人生的事,贵在思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远,不断纠正自己的方法及积累知识,坚持数年必有成效。
然而,学问的事,浅尝辄止、微言大义却是弊病,政治化“学”“问”则更是等外之恶变。为此,当今西化后的知识界,最忌意识形态方式,更忌意识形态化。
至于治学生涯,则重要的是耐得寂寞。在绝大多数时候,人的思想探索、知识探索,是孤独的。
一九七零年初,我登泰山,见山脚下有一不大碑刻,上写“做事针针见血,一步一个脚印”,此话一下子打入我的脑中,伴随我一生。人生之事,学问之事,伴你千古,是不可能欺骗的。欺人欺世,一定是自欺。

网友再留言曰:
先生一定要保重身体,切不可用功过度损耗了身体,虽与先生素未谋面,可累年来一直在关注先生在海外的动态。从零几年到如今,先生日渐显得苍老了,这是晚辈一直不愿意说的话,?可的确是如此,先生时刻要铭记自己肩负重任,切不可因用功而损耗了身体,我们赌一把,愿我们二十年以后再相见,大家都还是身体健康,精神精神健硕的。

维光再答:
自然规律谁也战胜不了,命定何处更非吾之所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实实地不知道吾命向何处。姜子牙七十三岁出山,可“俺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人”(引自京剧《空城计》唱段)。
回顾此生,时至今日,我可以说的是,我第一阶段的任务,六九年立下的宏愿是完成了,即说清楚共产党问题,马克思主义问题。而第二阶段的任务是我步入人生,即六九年时始所未料的。那是最近五年逐渐明确的“解析后基督教社会”,即所谓“现代社会的来源”。倘若命运再给我一个二十年,我一定会把这个题目做精彩,因为我有二十年的方法论的积累,一生未敢懈怠的知识努力。但究竟会如何?真的是中原得鹿不由人,我唯有尽力推进我的思想线索就是了。
鸡鸣犬吠五更天……对天发下宏誓愿,我不成此业我的心怎甘!


2017.8.14 德国·埃森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再谈东西文化与极权专制问题 ——写在“谈太太与情人”一文之后

1.

有朋友调侃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是利用人的窥私癖,以题目博人。实在说,用这样的题目我真的不是博眼球,而是希望抛砖引玉,引出更为深刻讨论及更多的问题。因为政治问题每天充斥了网页,已经让人们认为政治是很重要的题目了。而这真的是一种极为糟糕,并且非常典型的误导人生的“现代现象”,或者说“西化”后的现象。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针对的是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质化、世俗化,针对的是所谓的“现代化”对于人及人性的败坏。
政治越少的社会是越好的社会,民众可以不问政治、怡然自得的生活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我已经有文章谈了,现代社会的结构是旧的西方基督教社会的壳子。这个壳子,是从他们的形而上学前提导致的政教合一的社会留下的结构。可政教分离后,人们在寻求新的价值基础上的社会,曾经的政教合一的社会框架难以容纳人权和民主为基础的新内容,老瓶装新酒,结果就社会问题不断。
在这种意义上,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极权主义是一种世俗化、政治化的基督教倾向的结果。极权主义社会不过是世俗化的政教合一。因此这个社会的政治充斥到每一个角落,甚至人的每一个神经。为此本文希望让人们明白,因为政治每时每刻在进攻我们,所以我们问政治是被逼的,是不得不问的。
在世俗化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社会中生活的人都必须明白:对抗政治及政治化是必须的,唯有穿过它,才能够知道真正的“生”是什么,“活”是什么。
而这也更进一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极权主义绝对不是中国传统的产物。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没有一个所谓专制时期是政治渗透到社会每一个角落,无所不在的,中国人的文化及思想,社会形成的结构决定了这点。政治渗透在社会及其结构中,这只有基督教衍生的政教合一的社会才会如此。所以把共产党及其社会的罪恶归结到中国传统实在是一种很荒诞的想法。它根本就是共产党的反传统,反对一切人类存在的其它的价值及文化的谎言的变体。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谈太太与情人

今天是周日,谈点轻松的题目与网友分享。
无意中在博客中看到有人说,爱人就像粗布衣,虽然不美丽,可是能遮挡风寒;情人就像时装,感觉很美好,却不能穿出去。发帖者以为发现了很深刻的东西。而这其实就是当代网文,那些装腔作势的半瓶醋误人之处。

1.

把女人作为身外之物去感觉,这让人失去了人的存在的最精华的内容,他没有感觉到人的感觉中最微妙、美妙,其它生物所没有的部分——人所独特具有的心神动荡、带有陶醉感的享受。
这个生命之间互相联系的道理很简单,也存在在一切男女生活中。因为人的苛求无论对太太(或者丈夫)还是对情人,都是如此。大多数人是在太太中寻找情人的一切,在情人中寻找太太的一切,而对此,因为没有兼得而感到缺憾、痛苦不能够自拔的有,熊鱼自笑贪心甚的也有……。可无论怎样,它永远是人生的一个梦想,所以爱情也是个千古永存的题目。
换装给人带来舒适,换“人”带来的一定是痛苦和怅然若失、惶恐和空虚。人之为人,从根本上不是一个愿意随意换人,和被换的生物。那习惯于换,而无痛苦的人,事实上已经失去了人的基本感觉。那样的人其实是可悲、可怜的。
这个看法是中国文化传统的看法,或许传统中国文化还没有走出最后一步,明确地提出女人是男人或者是男人是女人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这个结论却一定是传统中国、东方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这个文化信奉的是“生命互相之间的联系和转化”,并且已经有了那高于西方只是泄欲的情爱艺术。为此,我对您说,房中之术绝非只是泄欲;《红楼梦》中的情和《红与黑》中的情不一样;读不出来的人,就还要去再读,再去体会才是,不然损失的是你,因为人只能够活一次,没有吃过,没有体会过,不知道,说的严重了,是枉为人也。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有朋自远方来

1.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道理很简单,因为你是人,人是有思想和精神的动物,精神世界的内容,生活的方式及趣味,不亚于饮食男女的需要。交流和分享占有了你生活中的一半内容,很多时候甚至可说是你的饮食男女的感觉也被它主导。正为此,有能够交流、说得来的朋友自远方来,而这位朋友还有很多让你钦佩的地方,那当然就更是一件乐事了。
老魏(魏京生)是我这一生中,与我不搭界,却由于他的行为及思想令我钦佩的人。他真的是用实实在在的内容博得了我的钦佩。因为在钦佩之前,我都是不仅是不认识、不了解他,而且甚至是没看好他,乃至批评过他。可岁月,以及他留下的痕迹,慢慢地在让我生成敬佩。是在我没有觉察的地方,但是那却是生命的伟力和魅力。
越过了他的无数的弱点,老魏让我发自心底地敬佩的有两点,这两点让我虽然很少和老魏来往,却在心里把他当作过人的朋友。我认为,无论人们认为老魏有多少毛病,可他是这个缺少好汉的世界的好汉。他是个值得让此世后世敬仰的人物!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文化世界的奇点 ——听马勒随笔之一

老子说,少则得,多则惑。在这一段听马勒的交响乐,以及对于音乐及文化的思索和探究中,我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因为越听得多、看得多,我就越觉得自己依然不很理解西方音乐及西方文化,为此也就越来越不敢多说了。现在写下的文字不过是分享我的困惑。
在我最近两三年的思想研究中,尤其是对于政教分离、十九世纪后的后基督教社会问题的研究中涉及到意识形态问题时,我在多处谈到关于Romantik,浪漫派的看法,其中特别谈到它的中文翻译,“浪漫的”、“浪漫主义”问题。我认为,中文把Romantik翻译成“浪漫主义”严重地,误导了人们对这个术语及思想文化倾向的理解。在我看来,大约翻译成滥漫或者滥蛮主义倒是更为恰当一些。因为它是在描述一种主观意念占主导地位的倾向。但是现在,在经历了这一段听马勒的音乐,对马勒音乐的体会及探究后,这个Romantik究竟在十九世纪,在欧洲的发生和发展及其地位影响是什么,通过听马勒音乐及对于不同作曲家及指挥家的认识,非但没有让我更为清晰,反而让我越来越感到困惑。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准确地定位及描述它,不知道我是离西方音乐越来越远了,还是现在才有点入门了?
在对它的了解中,以交响乐为例,它几乎可以说是和Romantik一起发生展开的形式。它不过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谈治学及写作能力

有朋友告诉我,他买了本罗沃尔特音乐家传记丛书中的《马勒传》中译本送我。这“罗沃尔特”还真让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上网查看才知道,竟然是德国的Rowohlt出版社出版的传记丛书的中译本。
说来也真的是惭愧,虽然来德国已经二十多年,可德文还是不能够和中文一样轻松地一目十行地阅读,依然只能够一行一行地读。而这样的读法就让我只能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读原文,而对于那些不关紧要、可以囫囵吞枣地去读的书,为了速度和省事就只得偷懒去看中文译本了。可那些译本且不说很多地方和原文或是南辕北辙,或是模糊不清,就是翻译的意思基本对了的,往往也已经丢了很多味儿。而这就使得经过了不止一道俗人之手再现的音乐家,犹如经过一个俗气的指挥而再现的音乐一样,几乎俗不可耐。正为此,如果你感受不到这一阅读存在着的差别,并且没有为失去的、不能够了解到的东西痛苦,那真的是要责问自己了。
大约二十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当代中国无大师”的文章,后来我直接针对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可笑和荒谬又写过针砭、反省的文章,再后来我也谈到过那类从翻译诗歌摹写而来的当代中国诗歌,不仅不是中文意义上的诗,而且其文字甚至根本就是对中文的亵渎。这些看法让很多人,或许可以说让时下整个当代中国的所谓知识界感到不快。
多年前一位作家朋友对我说,写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东西不难,可写出让你满意的东西不容易。我听了并不觉得是对我的“讽刺”。因为在我看来,不要说诺贝尔文学奖不知中文为何物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感思 ——写在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网站

1.

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中国人都不应该对这个日子无动于衷,因为六四不仅是残暴,而且是对人的蔑视,“杀他个二十万,稳定二十年”,并且要在电视镜头下杀给全世界看,只有共产党这种恶魔,彻底丧尽人性的集团才能够做到。现在,二十八年过去,居然有人企图在另一方面超越人的底线,把它从记忆中抹去。让我们及后世的遗忘。这是不可能的,即如六四永远不可能不是最血腥残暴的一天,人类最耻辱的一天一样。
在六四这一天,我还是要强调我所说的那句话,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因为天安门大屠杀充分证明了这点。一个作家、知识分子,你不反共,无论从人性还是学术,你进入的都不是人类正常的领域,一定是一个癌变的部位。谁不明白这一点,对这点模糊对待,就是在侵蚀人性和良知,就会为下一次六四的发生制造可能。

2.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哲学”究竟是什么?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崇拜西方哲学,但是由于根本的文化传统不同,实际上对究竟什么是哲学,以及这个哲学在西方,或者说在欧洲的文化历史中的发生轨迹十分陌生,因此很多时候会产生比雾里看花还要严重的事情——或者瞎子摸象式的以偏代全,或者干脆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昏话。
哲学是什么?首先要明确地说,我说的不是中文的“哲学“,而是philosophy
因为语言是一种思想方法,是不能够百分之百的直接对译的。懂得一点西文的,尤其是做过翻译工作的人都会深有体会,不仅一个句子,很多时候甚至就是名词都难以直接对译,如中文的气功、阴阳、风水,在西文里都只能够直接用原来中文读音,因为实在是无法翻译。这在“哲学”这个单词也是如此。
Philosophy在西文中有着特殊的指谓。它指的是发生于希腊的那门在二元论基础上的探究问题的学问及方法。我们姑且按照约定俗成的中文说法,称它为“哲学”。但是却必须知道并且强调,这个指谓有着中国人对于这两个字的感觉和想象力以外的指谓。
发生于希腊的哲学,简而言之就是对于知识问题的探究,这个探究既包括知识论问题,也包括对于人类认识到的知识的性质,以及自己所使用的方法,人类认识界限的探究。因此,它才能够导致,并且成为文艺复兴的基础,启蒙的思想基础。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现代自由主义及经验学说的基础。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后基督教社会论”:解析极权主义与当代历史的钥匙

“‘后基督教社会论’是我在百年来极权主义研究专家们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的一个新的观察视角。它不再使用孟德斯鸠、卢梭对于国家及社会发展问题的理解框架。我的这个描述框架的优点是,它一下子让对当代历史及文化社会问题的分析及定位简单明确了很多。为了让对这些历史和社会问题感兴趣的非研究者更为简明地了解把握这个思想,我把它简略归结为‘一二三六九’,即一个理论:后基督教社会论;两个概念:意识形态与极权主义;三个发生条件,六个基本特征,九个历史时期。”
                                                                                                          ——引自笔者致友人



百年历史、不同国家、地区中发生的复杂的共产党、极权主义问题困扰着现代世界。混乱、充满纷争及排他的现代西方,不仅持续威胁着人类,甚至它强大的物质能力已经威胁着地球这个自然体。
究竟如何理解这一百年来的历史,如何在可说是阴霾,亦可说是险风恶浪中洞穿这二百年历史所独特具有的特点,从而找到可能突破它、摆脱它的方法?“后基督教社会论”向您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思考角度。
后基督教社会论是建立在百年来前人对于这一段历史的广泛研究的基础上,即百年来对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的推进了一步的看法。这个研究可以简单地概括之为一二三六九,即一个理论,或者说一把钥匙、两个概念、三项条件、六种特征、九个阶段。
这个理论,也就是这把钥匙是“后基督教社会论”。“后基督教社会论”是建立在对于近代欧洲历史的研究解释上。它认为,大约三百年前开始发生于近代欧洲的政教分离,宗教退出去后,留下一个基督教的社会和文化思想框架。由于人们对于这个框架一直是不加分析、批判地完全接受,因此它使得后基督教社会延续了二百多年,并且再次重复发生了中世纪前基督教社会中曾经存在的问题和灾难。由于近代技术,这些灾难甚至远过于中世纪前人类所经历的灾难。
这个论点涉及到对于国家和社会,或者说人类历史发展的一种新的理解,即国家不是如二百年前所谓启蒙学者所说的,是社会契约论所说的社会发展产物,而是相应于一种文化,一种对于人的存在,人和自然的关系的形而上学前提下的相应的社会存在规范。所有这个社会中发生的事物及其规范,以及其后这个规范的发展变化,都和这个形而上学前提有关。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

书屋摄影并自题打油

自按:
家有相机数十台,却无闲暇作远游,且把书窗做镜头,摘取天地前后楼。

之一
窗去六合有神衢,兴来九州起波澜;写人写意难写情,知春知秋不知天。

之二:答友人
隔天隔地歌人生,唱迎唱和畅心声;早岁立意去古今,老來成文后世惊。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写作“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后记 —下


4.1在写作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布拉赫在德国历史学领域里程碑、分水岭式的贡献是我不曾料到的第一个收获。然而就在与此同时,伴随这个收获的就是另外一个不曾预料到的、对我来说更有着直接意义的收获。
对布拉赫学术思想的探究让我发现,他在德国知识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及艰难经历。这个经历及教训,对于我来说是竟然可说是楷模性的,而他的典范甚至可以说立刻就成为我的生命,我的学术及思想追求的又一力量来源。
在我这前半生中,在思想领域,如果不算七十年代初期进入经验主义思想时对于罗素等人的关注和追随,只说在当代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想历程,我前后持续专注、阅读过几位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其中包括卡尔•波普、阿尔伯特、阿隆、达伦道夫、布拉赫和迈尔。我几乎收有上述几个人的绝大多数的著述以及一些研究他们的重要的书籍和论文。而在这一思想上的学习及研究中,我居然发现在人生的经历上,他们每个人都让我发现很多熟悉的东西。其中波普在对于认识论和专制及其思想的联系问题上,以及他和他那一代的西方专断、教条的思想倾向及其代表人物的冲突,阿隆一生中和左派知识分子在马克思主义问题,共产党问题上的分歧和对抗,都让我感到就如同发生在我身旁的事情,非常熟悉。而在他们几十年后诞生的我,不过是在黑暗中亦步亦趋地重现他们的一些思想经历。我常常痛感自己的晚知晚觉,他们对我不仅是思想上的启发、支持,而且在现实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鼓舞。所以九五年我在悼念波普逝世的文章中,甚至曾经逐字逐句地引用了当时报刊对他的描述,“他两目炯炯、身材瘦小,声若洪钟,生前没有留下任何子女。”
我在近年来描述阿隆思想经历的文字中,因为自己的体会也多次着重提到,阿隆一生因为对抗依附于共产党倾向的左派知识分子而在法国知识界遭受到的孤立,以及他在具体的思想问题上对于马克思主义者针针见血的批评。

写作“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后记 —上

笔者按:
“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一文发表在孟浪主编的《致命的列宁》(溯源书社,2017,香港)一书。这篇六万五千字的文章分四个章节,包括五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为什么选择这个题目总结十月革命百年来的历史,即为什么总结这个历史首先要反省改变自己被十月革命所塑造的思想框架,为什么会选择布拉赫教授。第二部分是介绍布拉赫教授是谁。第三部分介绍他的历史研究和极权主义研究。第四部分介绍布拉赫教授为什么把这一百年的历史称为极权主义的百年,对百年历史的描述分析。第五部分作者的心得。在布拉赫教授关于意识形态和极权主义研究基础上,提出我们所说的现代社会是后基督教社会,究竟什么是民主社会的最危险的陷阱。
这是中文世界第一次介绍布拉赫,第一次系统地从历史的角度介绍极权主义问题的发生和演进。笔者认为是了解极权主义思想和历史问题必读的一篇中文文章。由于出版了纸本的书,所以这篇文章短期内不会上网。需要阅读的朋友可以到港台书店及邮购网站购买。此外,您也可以从这篇写作后记了解捕捉这篇文章的一些内容。             2017.5.7


今年三月十三号,是给战后德国社会的政治文化打下深刻烙印的著名学者布拉赫(Karl Dietrich Bracher)教授诞辰九十五周年纪念日。这篇发表在孟浪主编的《致命的列宁》文集中的“德国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纪研究”,本来是计划为这个纪念日写作的一篇祝寿性的、带有研究性的文字,但是由于这本文集要在三月份上市,所以这篇文章只好提前到去年十月完成。
说来话长,我是从九零年开始极权主义问题研究的,走了二十多年,去年才基本走到这个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