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达兰萨拉纪行》及文化精神的思索(2002旧作)

《达兰萨拉纪行》及文化精神的思索
-仲维光-

《达兰萨拉纪行》汇集了十位大陆海外汉族流亡人士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访问,拜见达赖喇嘛,以及对西藏问题的重新思索。当然,书中的内容主要是围绕达赖喇嘛的记述。这其中有民运人士、记者、大学教师和知识分子。
达赖喇嘛,在尘世中是神的象征,所以,到达赖喇嘛那里去,本来主要是佛教信徒,以及那些对生命感到神秘、对人生感到难以捉摸的人。懦弱善良的人希望能够得到保佑,信徒希望能得道升天。但是自从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后,尘世间去的人多起来了,甚至超过了信徒和追求生命的人。
到达赖喇嘛那里去,尘世间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情、各种各样的目的:
虔诚的人希望能找到尘世间对于真善美追求的相互支持,希望能够在尘世间找到一面净化灵魂,开拓心胸,为自己的知识固本的一面镜子;
从事政治的民运人士,有人希望能在政治上找到同道者,有人则希望籍此抬高自己的身价,制造更多的影响;
新闻工作者希望获得更多的影响,猎取更大的声名;
地域主义者希望能够能找到自己的支持者;
敌视中国的政客则希望能找到遏制中国的武器。
达赖喇嘛聪明、睿达,他没有让任何人失望,然而也没有世故随和地迁就他们。他为他们离开达兰萨拉后留下了充分思索的余地。
但是,那些从达赖喇嘛那里回来的人,是否在达赖喇嘛留给他们的思索的天地中思索了,面前这本《达兰萨拉纪行》就留给了读者最好的答案。由于笔者自己也是这些作者中的一员,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关于哈维尔进入中文界的故事

1.

最近有几位朋友不约而同地提到在九十年代中期在大陆看到我对哈维尔的介绍文字,提到我与哈维尔进入中文世界的关系。近年来我很少提及我和哈维尔进入中文世界的关系,这是因为进入二〇〇〇年以后,哈维尔已经成为中文界的一个时髦题目和人物,很多人都在往上靠,于是我自然往后退,而这更由于零九年之后,哈维尔在政治运作中的很多做法让我极为诧异,为此,此前我介绍哈维尔的事情我自己就有意识地、选择性地不愿再提及。当然也因为我向来关心的是问题,如此三个因素加起来,对于介绍哈维尔的经历,我自己不仅从来没有谈过,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曾经做过的这件事后来对中文界的影响。
使我第一次感到曾经做过的这个事情的意义的是廖亦武。如上所述,由于长久以来一些人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