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5日 星期四

文革之后无京剧

——听李和曾一九七九年“空城计”录音有感
(首发于台湾《新纪元》杂志396期)

不知是何人编排,网上youtube京剧录像四大须生的四段《空城计》后面加了第五段,李和曾的《空城计》。这一加可不得了,它不但让人理解了不可同日而语之意,而且更理解了何为画蛇添足。
四大须生之为四大须生并非浪得其名。看看杨宝森、奚啸伯呕心沥血的琢磨,马谭走过的历 程就知道了。李和曾的造诣实在说真的只能望其项背。因为无论就其对京剧的理解,还是追求所下的功夫,以及成长存在的环境,都无法和人们公认的四大须生相 比。看不到这一二三的区别的,最好还是少来糟蹋京剧。李和曾有点前人给的修养,可名声却是后来的“革命”造就的。四大加一不过是凸显编者的突兀、荒唐!
为了对比,我还真的耐着性子,再次听完大半出一九七九年录音的李和曾的《空城计》。其 实一九七九年我就在收音机中听过李和曾的《空城计》,可那时每次都是听过几句就转台或关机了。现在回忆一九七九年时的京剧舞台及当时的感受,可说让人真正 理解了“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句老话所揭示的无可奈何的境况。那时的首先来的感想是,居然到了李和曾的《失空斩》也能堂皇上台,且让人只能爱护,不敢大声批评的时期,觉得这实在是京剧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