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讀徐芳櫨先生回憶錄《從戎沒投筆》

一.認識徐芳櫨先生

1.1一九二五年出生的徐芳櫨先生,二零零七年八十二歲的時候出版了回憶錄,《越戰兩年記》,記述了他在一九六七年到六九年在越南的經歷。二零一二年,八十七歲的時候又出版了《從戎沒投筆》,記述了他從四九年到七一年二十二年軍旅生活的經歷。
一位幾乎走過一個世紀的人,註定了他的一切都會和一連串的數位相連,他走到哪裡都是一部活歷史,他站在那裡就讓你感受到人世的滄桑,人性的厚重,人生的經驗和智慧。在我和徐芳櫨先生接觸中尤其體會到這一點。他講的故事,談的事情都看來平常,卻讓我感到遙遠的過去,想到它和今天與未來的關係。單就這一點,它就讓你在現實中無法不向歷史看,不向未來思索。為此,當初知道徐先生動筆寫回憶錄,我幾乎是期待著早日看到他的書。收到他的這兩本書,我感到非常興奮,細讀他的兩本書,更讓我感到,徐先生為我們提供了兩本非常詳實、有價值的史書。
讀徐先生的這兩本書,情動萬千、感慨萬千、思緒萬千:人生、社會、歷史和人性;陰謀、謊言、屠殺和迫害,萬千糾集在一起,剪不斷、理還亂,誰也不知道究竟在什麼時候什麼會打開,究竟它又會被糾集向何方?

1.2認識徐芳櫨先生並且能夠超越歲月和地域,建立起如此永久的感情和交往,對我來說是人性、人生的一個重要的事情,它讓我看到,或者說證明了很多雋永的道理。
認識徐芳櫨先生,和徐芳櫨先生一路二十多年的交往,是我在人生路上最後清除掉共產黨文化,清除掉奧威爾所寫的《一九八四》一書中的“老大哥”對我們這代人的換腦,換情,換了人性的最後一些痕跡的時期。沒有這個清除和超越,我永遠不可能看到徐先生一輩子的追求和奮鬥,看到徐先生努力在我們這些人身上投入的真情。
我能和很多臺灣朋友成為超越政治的,友情來往的朋友,後來更讓我想到,這不僅與對党文化的清除有很大關係,而且也大大地幫助了我徹底清除共產黨殘存的各種影響。就為此,我和很多臺灣朋友的關係甚至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在大陸的朋友。

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读徐芳栌先生《越战两年记》(下)

四.读《越战两年记》感想——历史与现实


4.1徐芳栌先生到越南的时候是他军旅生活的最后两年,也是他人生中最成熟的时期,四十二岁到四十四岁,正是这个原因,徐芳栌先生在处理二十世纪对于学界和政治界都是最困难的难题,共产党问题的时候,他对越南问题的分析和结论竟然如此简单明了、准确,竟然如此驾轻就熟。这其中的原因当然还在于徐先生在前二十年中接触的都是共产党问题,他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这个对抗中共的经验使他观察越战的时候头脑清楚,能立即看清越共的任何言行后面的企图。反过来,这个对于越战越共的经验,徐先生又把他带回了台湾。他的总结能够让台湾社会,台湾政界、军界能够对于共产党,中共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更深的了解。我相信,他在越战的经验同样不会欺骗他以及台湾社会对于中国共产党的了解。
二〇一一年我再见徐先生的时候,在他已经多次到过大陆,受过共产党的优厚招待的时候,即便在这样的时候,共产党深层的本质,招待后面,和下面隐藏的东西,我相信徐先生一定能够非常清楚地洞察到。
与徐先生的人生相比,他的这本书记述的六七到六九年,他在越南的年代正是我刚刚迈入人生的年代。一九六七年我跟着共产党狂热地搞文化大革命,六八年开始对文化大革命的一切思索,六九年四月我离开北京到吉林插队。那一年,我二十岁,开始了反叛的历程。大约在徐先生重新回到台北的时候,六九年夏天后我做出了我人生最重要的价值选择,彻底告别这个毁灭了我一生,毁灭了中国几代人的共产党。可那个时候,在《越战两年记》中,徐先生已经显示了对共产党问题的清楚深刻的认识。
徐先生的这些认识,此后我化了十年的时间,经过相当艰苦的努力,才在黑暗中看到,并且走出来。再往后,由于走了出来,所以在二十年后我认识了徐芳栌先生。又过二十年,我更深地了解到徐芳栌先生他们那代人被迫走的道路,所奉献的,所带来的,所留下的生命的业绩。
现在读徐先生的书让我痛心、痛苦。这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知道它竟然如此困难。而一旦当我认识之后,又深感传播它竟然如此困难,避免重蹈覆辙竟然如此不可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人生利欲的诱惑,苟且姑息养奸?还是因为智力?……

4.2为什么会有“反共”: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读徐芳栌先生《越战两年记》(上)


.没有终结的问题

在记述二十世纪历史的书籍中,这是一本教科书式的读物。
徐芳栌先生的《越战两年记》出版于二零零七年,早于他的《从戎没投笔》四年。四年后在《从戎没投笔》中有两章重复记叙了他在越南的这两年的经历。但是那两章对他在六七年后在越南的两年生活只是一个大概的描述,对于越战两年的更为具体详细的经历、经验教训却没有涉及。因此在我看来,从研究思想和历史,尤其是研究共产党问题,极权主义问题的人来看,《越战两年记》在思想及历史意义上是更为重要的一本书,甚至可以说这是一本在当代中国政治生活中不可多得的、必读的读物。
越南战争对于描述和认识共产党的本性可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这个案例对于徐先生那代人并不陌生,因为他们几乎就是在同样的情况下失去大陆,被迫离开大陆的。越南战争,南、北越不过是另外一个中国历史重演。所以在徐先生的笔下你并不觉得越南战争是你所难以理解的战争。
而这就是徐先生这本书给我们提出的另外一个更为引人深思的历史问题,那就是历史上,以及现实中没有一个党派如共产党那样,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文化中,什么样的社会中,无论在地球上的那个角落,只要是共产党,其做法都惊人的相似,其结果都惊人的相似,如果它不是如此,它就一定会更名变称不再叫共产党了。而这个一致性就是二十世纪产生的这个共产党的根本特性。这个特性在极权主义问题的专门研究者们看来,它存在于极权主义的文化上的来源,思想来源:“一元主义”的“绝对要求”决定了它的这个特点。
这个一致性为我们探究共产党,认识共产党,尤其是认识过去和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一把钥匙。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首先是共产党,其次才是中国共产党。而就是这一点,对抗中共的经历让徐先生理解越南问题驾轻就熟,而他记述越南经历的《越战两年记》又反过来能够增进我们现今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认识。所以说,这本书堪称是一本具有普遍意义的教科书式的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