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9日 星期六

腥臭不分、毛发无别、香臊自知 ——谷歌输入法论坛杂谈之二

温顺发此贴,一因行者孙经常西行,为老孙增加些感性知识,二为东西之别,为输入法提供更多视角。
东西文化发展不同,取向不同,起步不同,速度不同。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之中国,文化内向;嗜权好二元对立之西方,宗教性导致外伐。是以中国顺其自然,不生科学,多生美食;西方终有近三百年之坚船利炮。
中国人为人、为生,婉约细腻,西方人为人、为生,尚武有力。二者之比本无可无不可,然五四之后却生出一味崇洋媚外,并且最终导致当代一批“卫慧”之流。
此辈不肖子孙:妄自菲薄、香臭颠倒;指鹿为马、蒙蔽国人。温顺在此试以两个简单的区别说明之。吁请网友注意。倘老孙西行碰到女儿国,诸位不慎落入爱河,喜欢上一位西人,但请提前有心理准备。

西人腥臭不分、毛发无别

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

从西语中没有“鲜”谈起 ——谷歌输入法论坛杂谈之一(2009)

如果想增加整句输入的准确性,一个丰富准确的词典是不可缺少的。这是高度发展的汉语语言的典型特点。

在这里说句闲话,西方语言远远不如中文语言的丰富细致,例如“鲜味”这个“鲜”就根本没有,再例如炒菜的炒,中文煸炒烹炸,溜焖滑煎,西文的中文菜单根本无法翻译出来。可怜,从五四后,中国人失去了自我,妄自菲薄。所以编写输入法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没有足够的汉语修养和文化认识,无法更上一层楼。因为那指导着你编写的潜在的方向和口味。

看书以前再和大家说几句闲话。

现在中国人以喝咖啡为时髦,殊不知喝咖啡是未开化人的象征。它不需要细腻的感觉。西方人恰好没有这种细腻感觉。我刚刚说过,西语中之所以没有“鲜”,因为西方人的味蕾尝不出鲜,他们只知道咸、淡,酸、甜。咖啡在西方的流行也说明了这点。


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仲维光:中共的《宪法》是个什么东西?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最近中共党刊《红旗文稿》发表题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文章。文章指宪政是属于资本主义。随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也刊登类似文章,称“宪政”主张与中国《宪法》对立。有大陆学者对海外媒体表示,中共党刊的这种对宪政概念的混淆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在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自由作家仲维光先生来做进一步的分析:中共为什么认为宪政和中国的宪法相对立?那么中共的宪法是个什么东西?
记者:仲先生, 您好!《红旗文稿》的这篇文章提到:宪政的主张是主权在民,多党竞选,轮流执政。而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是竞选得来,是民主革命胜利的成果。但以宪政理念为标准,就没有无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请问您对这种观点是怎么看的?

仲维光:第一呢,共产党实际上已经明白的承认了它的政权不是人民给予的,承认了它的政权是通过暴力夺取的。实际上,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来揭示的话,我们还会发现,共产党的这个党建立的基础,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反人类的基础。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共产党是建立在要消灭阶级的这个基础上。它说它代表无产阶级,要消灭资产阶级,那么资产阶级是一个族群。有人会说,共产党在80年代取消了阶级斗争了,那么它还是建立在对于不同族群的迫害和消灭的基础上吗?当然是了。80年代,它虽然表面上取消了阶级斗争,但是它更是赤裸裸的把它的政权建立在一个党、一小群人的把握权力的基础上。也就是它自己现在承认的一党专制的基础上。这个一党专制比过去的那种阶级斗争,阶级消灭更狭隘了。因此呢,共产党的建立,它的前提和原则就是反人类的。所以我是觉得在《九评》里说,这个党它是一个黑帮集团,说的非常准确。大家可以看一下近代社会,所有的正常的一般社会的政党,它都是建立在一个价值这样的前提下的。例如西方的自由民主党,它是建立在对自由的推崇上的。社会民主党,它是建立在希望能有一个社会正义,社会公正的基础上的。唯独共产党,它是建立在一个阶级斗争基础上的,现在它是建立在一党,一个小群体的政权的基础上。

2013年6月1日 星期六

六四及当代中国知识界的盲点 ——对六四与当代中国问题的再思索

一.序


1.1六四二十四周年前,一位大陆的自然科学专业的老教授访问德国时心情沉重地对我谈了两点。他说:
一,中国大陆的领导,包括所谓精英阶层根本没有任何改革的冲动,想让这些人再次所谓如七十年代末期那样推动改革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他们感到的是不改革权力有危机,而现在对他们的问题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利益。这甚至包括刘晓波那样的人都是惧怕大变化。如果想变化,靠期待戈尔巴乔夫,期待知识精英已经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动力在底层的维权方面。
二,中国的知识精英是虚伪的,推翻专制的想法甚至不到半心半意,包括所谓异议人士、精英。八九年他们失去了机会,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们实际上又失去了第二次机会。如果他们真的做到,“我虽然不同意你的思想,但是我一定要捍卫你的权利”,他们就会为法轮功受到的迫害进行全面的捍卫和对抗,如此加上法轮功的力量就一定会动摇中国的共产党统治。可惜他们从国内到海外到今天为止都没有充分利用这个为他人说话,甚至可以说稍微安全一些的方法来对抗共产党政府的一党极权专制。在法轮功问题上,很多人竟然是直接或间接地迎合共产党。
这个说法对我真的是醍醐灌顶,尤其是第二点,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九九年其实是和八九年一样的历史性变化的契机,而我们不仅没有意识到这个战机,甚至没有想到要进军到滑铁卢去决战。

1.2中国古语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宏观看,这是一目了然的真理;然而微观看,被障目的人却不会以为自己是被障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