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

德国法学专家韦唐仕博士强烈批评台湾反对党对马英九总统的杯葛贬低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对韦唐仕的采访报道

 
 
马英九总统宣誓就任第十三任中华民国总统在台湾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声浪。德国法学博士,中华民国史专家韦唐仕博士Thoms Weyrauch,从欧洲民主社会的经验和思想,对此提出明确的批评性的看法。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播发的对韦唐仕博士的采访报道。

五月二十号,马英九总统在台北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五月十九号开始,台湾反对党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对活动。究竟如何看待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马英九的就职,以及在德国社会从来不曾发生过的对于当选总统就职的反对,记者采访了德国法学专家,近年来潜心研究中华民国史的魏劳赫博士,中文名字韦唐仕博士。

关于如何看待总统就职前,台湾在野党的“呛马”,韦唐仕博士强调指出,马英九总统任期内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要马英九道歉下台的要求是荒唐的。他有足够的理由保持健康的自信。民调降低,常常犹如只有一天生命的苍蝇的飞过,一再扭曲真相、贬低马英九总统是不公平的。

关于怎样评价马英九总统的执政,韦唐仕博士说,尽管严重的全球性问题,台湾经济没有出现重大问题,而且失业率低于其他工业国家。这不仅在全球性的衰退中保证了台湾经济的稳定,而且保证了台湾的安全。中国民国的外交,自1971退出联合国以来,从来没有像马英九总统任期内,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同样重要的是,台湾的民主作为成功的典范,也通过成千上万游客传播给大陆人民。

2012年5月19日 星期六

为什么唯物主义对社会和个人是毁灭性的(上)

.唯物主义的国度必然导致社会癌变

在共产党建立政权,取得统治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上的。我指的这个唯物主义就是西文的“Materialism”。它指的既是认识论上的唯物主义,天地人关系上的唯物主义,当然也指的是那个“物质主义”。因为这三个含义本来就是一个——唯物质主义!
人类所有的有传统的社会,有价值的社会,有伦理的社会都不会是唯物主义的!因为所有的传统、价值、伦理都是建立在天、地、人之间的关系上对人之外的存在和信仰的前提下,以及在这个前提下的人之间应该有的关系上的。即便是在二元论、产生唯物主义的西方,它的社会文化,国家存在基础也是建立在神和人对立基础上的神决定人的存在前提下的。
天、地、神构成人的存在的前提、假说,及人际关系的伦理,当然它也是个人存在的前提和假说。信仰和价值就是在这类前提和假说下形成的。任何信仰和价值问题都是不能够被证明的,只能接受它或者拒绝它。
与此对立,唯物主义因为它武断地认为人所能够反映的影像、或感觉、性质就是客观世界的真实,专断地相信人认识的就是客观世界本体,因此唯物主义对世界的认识建立在盲目的相信人的观念的基础上,而非其它形而上学的前提、假说之上。由此,对人以外之存在的信仰及它所带来的生存的价值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由此,在社会中也就失去了伦理要求的正当性。

2012年5月12日 星期六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近来读书看到,出生在俄国,青年时代成长发展在德国,后因为二次大战移居美国的极权主义问题最早的研究者之一W.Gurian,他在三十年代初期的著述中说,极权主义第一是反传统,第二是反封建。这使我忽然想到,如此一个基本问题竟然错误了半辈子。
从记事的时候就被人教导反封建,反封建和香臭问题一样成为天经地义的定论,“封建”臭不可闻。现才突然想到,封建,Feudal,一词只是一种社会形态,不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意味。就像英国设有女王,荷兰、瑞典等也都仍然有王室,可他们都是自由主义传统最悠久的国家,民主制国家。
反封建是可笑的,因为反对的是一种形态。现代社会的发展让我们看到,民主是一种方法,民主制和君主是否存在,和联邦还是共和没有冲突。而就反对来说,我们只能够反对各种坏的价值,坏的伦理道德,如反对独裁专制、侵犯人权、反对暴力。却不能把反对一种“形式”,例如反联邦,反州县作为一种带有绝对价值判断的口号!

2012年5月3日 星期四

胡锦涛、习近平是新闻自由的最大天敌

以后的人会发现,中国历史上最可笑荒谬的运动就是七六年天安门清明悼念周恩来的活动。那是一小群党徒利用民众不满的作品。人们会很容易地看到,“民众”悼念的不仅是一个从头到尾助纣为虐,典型的共产党领导人,而且究其个人品质来说,就是在共产党内也是数得上的少数几个极端虚伪、卑劣的人。没有他就没有毛泽东后半生一系列的成功。而那次运动“民众”推崇的则是一个手上沾满对于异议人士、不同意见镇压鲜血的嗜血者——邓小平。民众、学生为此在八九年付出了惨痛的牺牲。
一九七六年,“民众”不折不扣地被党徒们利用了!
现在共产党内部,如文化大革命一样,勾心斗角的权力斗争再次浮上了水面,这一次,难道民众还会像七六年那样被党徒们利用,难道以后还要民众像八九年那样,再次为这个时下的“七六年”付出学费?
人权组织的这个完全基于事实的报告,再次告诉我们,狗咬狗、一嘴毛!究其残酷来说,哪条狗也不比哪条好,区别只在于凶残的程度不同,方式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