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两次世界大战和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的经验,使得西方学者对于共产党及极权主义有着深刻的研究。这一研究尤其是在柏林墙倒塌以后,很多以前争论不休的问题,对共产党社会自身是否能够改变的幻想及绥靖问题,都有了历史性的、经验性的答案。这种对于共产党、及其政府的看法,也表现在他们对于古巴、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乃至北韩的认识。然而,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这种对共产党的认识到了中国却由于政治和经济原因常常打上折扣,很多时候甚至有不愿面对中国共产党也是典型的共产党这一事实的现象出现,例如四九年前后的美国,冷战时期的欧洲,九十年代至今的西方。
曾经使得国际社会出于政治上的原因错误估计了中国的原因是,在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间,先是由于二次大战对抗希特勒和日本,其后由于冷战对抗苏联的战略需要,西方的某些中国问题专家一厢情愿地特别把中国隔离出共产党社会。然而冷战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经验事实却证明中国共产党具有一切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的特点;把中国共产党看作是中国传统的产物完全是错误的。
曾经使得西方出于经济上的原因过去、并且至今仍然错误估计中国共产党的原因是,八十年代以来西方自身经济发展遇到困难,商人固有的趋利性,以及冷战结束后,西方人不再感到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我思故我在

我思故我在
—仲维光—


二零一二年三月八号上午,我在国内两个网站的博客同时被封,事实上,由于思想及支持法轮功学员反抗迫害问题,就是在海外某些所谓异议人士团体、网站,多年来对我也是进行封锁。凡是缺乏底气和根基的人或者团伙都只好采取封锁别人的手段,这篇短文即是为此因感而发——笔者


人的肉体可以封锁乃至禁锢,但人的思想却无法封锁和禁锢。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不想引用它本来的哲学思想,倒是感到它于我有一层新意。
现在,封锁和禁锢对我来说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了,因为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看法,所以我已经不怕任何封锁,打击,以及不能够付诸印刷发表,公开流传。思想是关不住的,它一定会渐渐弥漫,无所不在。

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方励之先生生平思想评述

忠实于科学与道德规范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
——意识形态和科学研究的冲突
─仲维光─

惊闻方励之先生去世。这篇文章写于二十年前一九九二年,当时的很多观点现在看来也许是不成熟的,但是二十多年来似乎还没有人专门对方励之先生做过更为详细的研究和介绍,因此在方励之先生去世之际,笔者重发这篇旧文,以供人们了解方励之先生的生平和思想。本文是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研究之三:极权社会的意识形态与科学和良知的冲突一文的第三部分。             ——笔者

一.问题提出

完全意识形态化是极权社会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它表现为一切为政治服务,从而使人们丧失了个性和自我,丧失了客观独立研究思考的能力。完全意识形态化问题,为我们分析极权社会和极权社会中的知识分子提供了一把钥匙,它使我们能够准确地了解、认识和定位这些知识分子的工作。极权社会和完全意识形态化问题在西方学术界曾经进行过广泛的讨论(1),但是,对于分析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至今却只有少数学者涉及过这一问题。

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

重温《九评》,解析薄周胡温共产党内斗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谈话)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是德国的仲维光。今天我和大家谈的题目是重温九评,解析薄周温胡的内斗。

薄周温胡内斗是《九评》发表八年多以后的第一次共产党内斗从地下变成地上。为什么过去二十多年来共产党的内斗一直没有呈现在地面上呢?因为一九八九年东欧的共产党集团崩溃以后,共产党感到了自己的末日,为此他们就把内斗隐藏了起来,而且由于想维持自己的生存,也不再进行激烈的内斗。但是这种内斗是隐藏不了的,而且是在共产党集团里不会没有的。
那么在今天《九评》发表八年多以后,我们来看一看如何看待这个内斗。

2012年4月4日 星期三

人生的幸福,就是写出有意义有节奏的句子

——悼念不相识的著名音乐评论家德鲁(Drew)先生
  
1

我常问自己,为什么古典音乐、中国传统京剧让我那么喜爱、陶醉?古典音乐、中国传统京剧给了我什么?
我常常希望我的文字中能够渗透古典音乐的旋律,中国京剧的神韵。我知道,每一首让我惊叹、喜爱的音乐,每一段让我叫绝的唱腔都可能为我的文字打开新的可能。
我常奇怪,为什么绘画、摄影、山川大海让我那么心旷神怡、流连徘徊?绘画、摄影,山川大海给了我什么?
我常常希望我的文字中能够有那些丰富的层次,跌宕起伏的变化,我知道,每一幅让我感到震动的绘画、摄影作品,每一幕让我惊心动魄的山光水色,都能为我的文字注入了冲动。
我深深地体会到艺术不是单一的,表达方式也并非独一无二。我所拥有的不同艺术家对同一作品不同演绎的多种唱片,不同制作工艺的音响器材,让我理解、欣赏到艺术及语言的表达的多样性。
平庸的表现让你平庸,深刻的理解与表现让你对同一个事物、同一个问题的看法超俗脱凡。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