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进步主义、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

按: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说,“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可他不知道,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声名狼藉,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不是哲学、不是学术,它是曾经存在的那个基督教体系被世俗化运用到人的认识问题上,对知识进行改造的产物。而这就可以让我们看到,它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观念论,一种意识形态、世俗教义,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替代宗教。为此各类马克思主义者,无论他被称为历史学、经济学、哲学,还是自然辩证法专家,都不是知识分子,不是学术工作者,准确说他们不过是世俗教士,“世俗神学”工作者,不过是世俗宗教部队——党军中的一员而已。在这种意义上,这个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的说法,实在是无知、可怜和可笑。

1.“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

友人张威廉女士在媒体上谈了对进步主义的看法,发表后和我切磋,说想进一步听我谈谈对于这个目前在社交媒体上全球流行的“进步主义”的“哲学概念”的看法。对此,首先我觉得她谈的很好,其次从我的专业出发,我告诉她:“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而是一种观念论,即一种意识形态——世俗的思想教义。为此,我以为有必要进一步总体性地描绘出近代思想的发展脉络,以便让大家能够进一步更清楚地定位及认识这几百年的欧洲思想,及其社会文化发展历史,以及进步主义,乃至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等这些观念论,即意识形态的发生、发展,以及在当代世界中的位置。
事实上,“进步”作为一种观念系统的出现的历史并不长。它大约也就只有二百年左右的历史,准确些说,它是欧洲的政教分离后出现的一种世俗观念。
欧洲在文艺复兴后,对于宗教给社会和个人造成的桎梏进行了重新的全面的反省和审查,这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再揭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九月十五号晚上十点,我收到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先生发来的不再延长合同的通知,长舒一口气,从此可以不必投鼠忌器,而能够放手揭露他在担任中文部主任期间所进行的各种破坏活动了。
九月十八号,星期一,我把冯晓明最严重并且白纸黑字无法否认的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伪造新闻发信给台里负责人,要求立即处置这一在西方新闻史上罕见的丑闻。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不知道是因为隔了一道语言及文化,还是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这则伪造新闻,在我针针见血的揭露下竟然持续存在到十月三号。为此,十月三号我把这个丑闻公布于世,希望所有和自由亚洲电台有联系的人,所有有良知的人起来谴责和制止这种行为。但是,更让惊讶的是,这篇揭露的文字发表已经十天,至今这则伪造的新闻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上的网页上,堂而皇之地欺骗公众视听。(附网址:
难道这是在嘲笑这个世界没有道德底线、新闻底线,没有良知?
难道这是在嘲笑被残杀的维吾尔人,被迫害驱逐离开家园的维吾尔人没有尊严和血性?
为此,作为一位汉人,我要告诉维吾尔人朋友,不要继续再把中国大陆发生的民族冲突归结为汉人和维人的民族冲突、文化冲突。一位汉人流亡知识分子在不畏迫害地一直为你们发声、呼吁!
作为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记者,我也要告诉华人世界,在任何这样毫无顾忌伪造和欺骗面前沉默,是每个人的耻辱,作家和记者的耻辱。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横行于中国和世界,就是因为我们在这种卑鄙与无耻面前沉默、软弱太久了、绥靖太久了。
如果这样的明目张胆地为残暴的专制政府服务的,伪装成新闻工作者的人,能够不受惩罚地存在,那就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嘲弄,对我们生活的自由民主社会的嘲弄!从现在开始,我将把冯晓明利用自由社会的平台,为中国政府服务的劣迹全面、彻底地公开出来,一直到把他的问题彻底弄清楚为止!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人生胜负及与林云大师之缘——老来赢球有感

在德国北威州Landsliga的乒乓球州级联赛中打第三台,对于一位将近古稀之年的老翁的困难,我当然是估计到了的。但是尽管是估计到了,从九月份开赛以来,更加之人生中突发的困难,身心都不在竞技体育的较好状态,连输五场,一直没有开胡,还是让我不能够接受。我甚至开始怀疑,在这个级别的赢球的感觉,是否也开始就此远离我而去。山川形胜,已非畴昔……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我可能已经落到只能够打Bezirksliga,地区一级的地步了。然而,昨天赛球,却终于等到了胜利,连输五场后,不仅柳暗花明,而且一下子赢了所有两场单打。这真的是让我在我们队里、俱乐部算是重新挽回些颜面,因为队友们都输了。而由此,也让我再次感到人生的事情其实也是如此:一个人不是能够老赢,可也不会老输,也有赢的一天。
年轻时酷爱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虽然它让我一生深信,人是不应该被外界,以及被自己打垮的,抗争到底,这是生命的真谛。可生活中的人,有血有肉的人有时也不可避免地怀疑自己:奋斗一辈子,靠岸后或许只是那具鱼的残骸,那具鱼的残骸意义何在?
冲过了风浪,重获赢球的感觉,它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在人生的风浪中、海洋中,人的一生并不是以捕捉到何等及多少鱼肉为最高诉求的。不是吗,就在这渔猎的对抗中,人所酿造了、谱写了的是壮丽的人生,留下的是让人心神动荡的精神和生活的旋律。“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古人尚且知道此,何况我辈?如是,也并非只有海明威,不是只有西方文化中如此崇尚这样的奋斗精神。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冯晓明篡改伪造有关七五乌鲁木齐大屠杀采访报道铁证

1. 六二八报道事件经过

二〇〇九年七月五号新疆乌鲁木齐大屠杀惨案发生后,由于案发在边远地区,因此海内外不仅了解真相困难,而且把它和举世皆知的六四大屠杀相提并论对于那些亲中的媒体人来说,都是禁忌。更为严重的是,当时维吾尔人在海外的组织,例如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被中国政府以恐怖组织的嫌疑妖魔化。因此,维吾尔人迫切需要把知道的事实传播出去,让国际社会了解事件真相。然而,国内外维人的处境直到二〇一二年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因此,二〇一二年七月五号纪念日前夕,我决定尽可能地客观报道一些当地维吾尔人组织的活动、以及他们看到的和想到的。为此我采访了流亡荷兰的维人拜合提亚先生,他是荷兰维吾尔族协会的负责人,也是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的副主席,六月二十八号电台播出了这个报道。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六月二十九号清晨拜合提亚打来电话,非常生气地对我说:“你怎么能够制作这样的新闻报道,完全篡改了我的意思,上面都不是我说的,请你立即修改,或者立即撤下这个新闻。不然的话,我在维吾尔人中无法继续生活。”
我大吃一惊,马上追问是怎么回事。他说,“我说的,六月二十六号广东韶关厂内发生汉族和维吾尔族工人殴斗事件,打伤维吾尔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二十多人。你怎么能够给我改成八十人和二人?为了说明七五事件不是我们维人编造,我特别引述了BBC记者的采访,说他的报道中说,一位汉族市民亲眼看到七个维吾尔族人的尸体在地上躺着。你怎么能够改成三个?”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当代新闻史上最无耻卑鄙的一个伪造新闻案例


请大家立即分享并且下载这个网页的文字及声音。这是当代新闻史上最无耻卑鄙的一个伪造新闻案例。
冯晓明居然公然在一个号称宣扬民主自由价值的电台上,伪造删改我发到台里的这个新闻,我将在稍后(明天)提供给您原件,并且具体告诉您,冯晓明究竟大胆到何种地步,无耻到何种地步!他竟然公然利用自由亚洲电台为中国政府掩饰、涂抹,乃至伪造!当初我发到台里的新闻,接收看到的编辑不下十人,而这个网页居然放到这里整整五年零三个月,这是何等的令人恐怖的一个事件!它记录的是整个西方新闻史上最丑陋的一页!如果冯晓明不为此受到惩罚,就是对我们每个人,对我们遵循的自由人权价值,对西方价值的公开的嘲弄与践踏!也是对死在专制屠刀下的维人的灵魂的再次侮辱!
请大家下载复制,我呼吁所有正义的人一起来把冯晓明及这个最无耻的删改伪造的新闻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从一九九六年自由亚洲电台创办开始,我以天溢为笔名,作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谋生糊口,以继续自己的研究。
由于我从根本上不认同共产党,九七年被中国政府吊销护照。九九年后更因为坚决谴责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支持法轮功而成为中国政府在欧洲重点打击的对象。
二〇一〇年初,在德国之声事件发生后,有国内朋友通知我,中国安全部门将会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给你的工作和生计制造困难,当时我将信将疑。两年后,二〇一一年冯晓明升任中文部主任,很快我就注意到异常。在他上任之前,九六年到一一年十五年间,我只有一则新闻,关于台湾驻德国代表处金树基离任的报导,未被采用。但是冯晓明上任一年之内,就封杀了我十余个新闻,这种明显的异常立即引起我的警戒和怀疑。虽然如此,为了生计我还是忍耐下来,而开始收集他异常的案例。
此后五年饱受他各种刁难、侮辱以及经济上的克扣,而我都继续忍耐,并且抓紧每分钟读书、写作。因为一旦冲突爆发,我必须要在这个对抗及为生问题上花费许多精力和时间。我十分清楚它一定会到来,只是希望在这个冲突到来之前,能够让我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到达一个阶段。为此,在这六年中我注意收集了冯晓明采用各种手法,如肆意删改甚至伪造新闻,削弱、隐藏和屏蔽重要新闻报道等的大量实例。
二〇一四年六四期间,冯晓明居然封锁了由于涉及六四而突然被逮捕的圣观法师的海外第一时间的抗议及呼吁声援的报导,我立即到电台的上一级申诉,由于上级主管明确地对他指示,此后他对我的刁难和侮辱有所收敛。但是今年五月份开始,他故伎重演,据说台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