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报道的封杀及编辑手段

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先生
在最近十几年,有关维吾尔人的消息对中国政府来说,已经超越了法轮功问题、西藏问题而成为最敏感、最必须操纵控制的消息。因此,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对于有关维吾尔人的报道的封杀及编辑手段,可以极为典型地让人们看到他究竟是在为谁服务,他是一个什么人。
在我准备揭露冯晓明对于维吾尔人报道的封杀问题、重新检索记录的资料的时候,我再次被深深地触动,它们让我感到,维吾尔人的死者和生者,都绝对不会放过冯晓明!我这样说绝不为过。因为这些事虽然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是,重新看到却依然让我为他的放肆及无耻感到震惊!而就凭这些事实,说冯晓明在封杀维人、消费维人的苦难及牺牲上天理不容、人神共愤,毫不为过!


长期以来,在共产党高压控制下的维吾尔人,比汉族及其它族群处于更不利的地位。这是因

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秋日述怀

按:感谢朋友们的关注。集字凑句、模仿韵文,不是我的专业。我深知就文字来说粗疏而无法细究,不过是游戏文字、娱乐性情。为此,我也从不把自己的文字游戏叫“诗”,至多我称它为打油诗。其次,我也确实在尽力接近诗歌,但是我选择的途径不是去循规蹈矩,而是尽可能地多背诵一些。这几年我在慢慢地把年轻时喜欢的字句都尽量全诗背诵下来,如此几年下来也已经补上不少课,而我的韵律感觉居然也有所长进。这种花自飘零水自流,相辅相成,听其自然也成为了一种享受。只是我真的不敢有所企图,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写好古诗的绝句或者律诗,周末游戏不过只是尽兴消遣,休息自娱而已。
前人有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为此亦有所感。

枝头春秋入端方,神归龙蛇天地惊;
驰骋黄绿千年色,犹欠东君万世情。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极权主义的两副面孔:俄国共产党和德国纳粹


——谈俄国革命及共产党研究的思想与方法问题
笔者按:

去年夏天,孟浪先生来信约稿——总结反思十月革命百周年,我为此为他编辑的《致命的列宁》一书撰写了一篇纪念文字。这篇文章以德国的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极权主义研究大师布拉赫为案例,具体介绍了这一百年的思想史,以及共产党问题的出现、发展及变化特点。在这篇文字中,我不仅强调了研究问题的方法,而且介绍了研究这个问题的一些理论及历史框架,以及具体的思想线索。因为我深深地知道,对于知识分子来说,一位严肃的思想工作者总结纪念十月革命百周年不是口号,不能够继续停留在意识形态的泛泛空话中,而应该深入研究具体历史及思想问题。为此,对于在共产党真理部培养下的这两代人来说,方法问题、应该阅读什么样的资料,也可以说是阅读能力及方向问题——说到底是如何研究,如何表述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最忌讳的就是沽名钓誉的信口开河,切忌在一场总结反思中,最后无论在思想还是历史问题的认识上都毫无推进。
为了这个目的,现在在十月革命百年,这个噩梦般的日子,十一月六号即将到来之际,我把这封介绍如何进行近代思想,如何进行俄国问题研究的私人通信发表出来,再次吁请当代和下一代年轻学人注意方法问题、阅读方向及研究能力问题。不是谁都有能力谈论俄国问题,但是没有能力谈论也没关系,老老实实地承认,然后去看和介绍有能力谈论的卢克斯教授等人的工作。
我为什么推荐卢克斯,他所强调的方法和观点是什么,请您看下面我的这封信。(2017.11.02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关于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封杀科隆大赦国际活动报道过程实录

——冯晓明封杀自由社会声音为何如此凶恶?


对于任何自由社会中让中国政府感到难堪的活动,换句话说对于任何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而一定要削弱甚至屏蔽的新闻报导,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不顾会显露马脚地封锁。在多年和他打交道的经验中,我时时感到并且清楚地观察到这点。所以对于关键性新闻,我总是尽可能处理得严谨、点水不漏。首先让他只要出手封锁消音,就一定是一个严重事件;其次让他周围的同事能够轻而易举地注意到他的所作所为,最后就是我一旦能够把它公诸于世时候,让人们都可以轻易地看出他的手脚,使他无法为自己辩驳。所以每逢重要的、一定要让海内外华人关注的新闻,我不仅制作的时候非常谨慎,而且在制作的过程中也会设下罗网,让冯晓明只要敢于做手脚,就无法不露出马脚。今年八月,我对科隆大赦国际在科隆市中国文化节期间活动的报道,就是这类案例之一。
在这样的对抗中,不知是指使他的人下了铁令,还是他的智力很低,冯晓明总是钻入我的设计,亦步亦趋地跟着我的预感行动,以至于我的报导最后被他删改或封锁之时,我总不禁笑出声来:“这个家伙,怎么居然这么愚蠢!”我损失了几块钱的收入,他却一次又一次地暴露了自己。
现在给大家讲述这个最近的案例,即在对科隆大赦国际在中国文化节期间举办活动的报道中,我和冯晓明的对抗。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进步主义、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

按: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说,“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可他不知道,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声名狼藉,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不是哲学、不是学术,它是曾经存在的那个基督教体系被世俗化运用到人的认识问题上,对知识进行改造的产物。而这就可以让我们看到,它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观念论,一种意识形态、世俗教义,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替代宗教。为此各类马克思主义者,无论他被称为历史学、经济学、哲学,还是自然辩证法专家,都不是知识分子,不是学术工作者,准确说他们不过是世俗教士,“世俗神学”工作者,不过是世俗宗教部队——党军中的一员而已。在这种意义上,这个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的说法,实在是无知、可怜和可笑。

1.“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

友人张威廉女士在媒体上谈了对进步主义的看法,发表后和我切磋,说想进一步听我谈谈对于这个目前在社交媒体上全球流行的“进步主义”的“哲学概念”的看法。对此,首先我觉得她谈的很好,其次从我的专业出发,我告诉她:“进步主义”不是哲学概念,而是一种观念论,即一种意识形态——世俗的思想教义。为此,我以为有必要进一步总体性地描绘出近代思想的发展脉络,以便让大家能够进一步更清楚地定位及认识这几百年的欧洲思想,及其社会文化发展历史,以及进步主义,乃至唯科学主义及马克思主义等这些观念论,即意识形态的发生、发展,以及在当代世界中的位置。
事实上,“进步”作为一种观念系统的出现的历史并不长。它大约也就只有二百年左右的历史,准确些说,它是欧洲的政教分离后出现的一种世俗观念。
欧洲在文艺复兴后,对于宗教给社会和个人造成的桎梏进行了重新的全面的反省和审查,这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再揭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任冯晓明究竟在为谁工作?


九月十五号晚上十点,我收到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先生发来的不再延长合同的通知,长舒一口气,从此可以不必投鼠忌器,而能够放手揭露他在担任中文部主任期间所进行的各种破坏活动了。
九月十八号,星期一,我把冯晓明最严重并且白纸黑字无法否认的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八号伪造新闻发信给台里负责人,要求立即处置这一在西方新闻史上罕见的丑闻。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不知道是因为隔了一道语言及文化,还是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这则伪造新闻,在我针针见血的揭露下竟然持续存在到十月三号。为此,十月三号我把这个丑闻公布于世,希望所有和自由亚洲电台有联系的人,所有有良知的人起来谴责和制止这种行为。但是,更让惊讶的是,这篇揭露的文字发表已经十天,至今这则伪造的新闻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上的网页上,堂而皇之地欺骗公众视听。(附网址:
难道这是在嘲笑这个世界没有道德底线、新闻底线,没有良知?
难道这是在嘲笑被残杀的维吾尔人,被迫害驱逐离开家园的维吾尔人没有尊严和血性?
为此,作为一位汉人,我要告诉维吾尔人朋友,不要继续再把中国大陆发生的民族冲突归结为汉人和维人的民族冲突、文化冲突。一位汉人流亡知识分子在不畏迫害地一直为你们发声、呼吁!
作为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记者,我也要告诉华人世界,在任何这样毫无顾忌伪造和欺骗面前沉默,是每个人的耻辱,作家和记者的耻辱。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横行于中国和世界,就是因为我们在这种卑鄙与无耻面前沉默、软弱太久了、绥靖太久了。
如果这样的明目张胆地为残暴的专制政府服务的,伪装成新闻工作者的人,能够不受惩罚地存在,那就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嘲弄,对我们生活的自由民主社会的嘲弄!从现在开始,我将把冯晓明利用自由社会的平台,为中国政府服务的劣迹全面、彻底地公开出来,一直到把他的问题彻底弄清楚为止!